要就來一場真正的革命吧!

今天要談服貿,但請先看前言

以傳統的選舉手段來看,是無法撼動國民黨的,因為如果灑錢有效,沒人能贏過他們。
國民黨的黨產有多少?眾說紛紜。
重度使用者,可以看看我同學的這篇文章:研究生的呢喃自語
輕度使用者,可以看看國民黨自己呈報內政部民政司的:100 年政黨財務申報
也就是說,就算現在的國民黨不貪汙,每年還是能有以億為單位的孳息與投資獲利入帳。

電影 " 飢餓遊戲 " 應該是有參考古羅馬帝國的統治手段:麵包店與競技場。
人民只要有一口飯吃,願意革命的人就會少一點;如果不革命就會餓死,那肯定會有很多飢民來推翻政府。
古今中外皆然,改朝換代常常是來自於貧富差距過大;不夠動盪的社會,就不是革命家的溫床。

你只要還活得下去,至少還有希望活下去,就比較不會作亂。
比人頭的 " 現代民主 " 政治,最厲害的地方在於,把難以掌握的大革命,切割成一個一個的小革命。
就算就是有少數人一直竊佔你的資源,你會很不滿,卻總是難以匯聚民氣。

類似 " 以德報德、以直報怨 ",面對蠻橫的人,同樣採取蠻橫的手段,你玩得過他嗎?
對於國民黨,我的看法是:
第一,要讓他灑錢沒有用,讓選舉回到 " 選賢與能 " 的機制。
第二,要讓他的無能現形,讓選民看到真相。

對於扁政府的那八年,我也是這麼主張;國會畢竟只是制訂遊戲規則,上牌桌玩的終究是行政部門。
謝長廷提出的 8 年 800 百億治水特別預算,無視於年度預算已有編列,而縣市政府執行不力。
國民黨一擋,就被指責不愛台灣,後來索性給你 1160 億;果然就突顯了執政者不會執行,錢還是糟蹋掉了。

這跟服貿有什麼關係?
大有關係,但還是繼續賣關子。

再來聊聊 WTO 與鎖國,其實我是反對加入 WTO 的,因為台灣沒有國際競爭力。
對於國際貿易的架構來看,要台灣的農業全面繳械投降,更是令我不放心。

所以我覺得,就算要加入 WTO,至少也等台灣的農業發展起來再說。

但是看到了裕隆汽車的例子,不開放汽車國產化,裕隆的車就是那個死樣子。
後來開放了,裕隆面對競爭,還不是生產出幾款還不錯的車子。
看來,以台灣的民族性,再保護個100年,產業也不會追上國際腳步。

但台灣的農業,是會被打趴到地上,還是像裕隆汽車一樣脫胎換骨?
著實令人擔心啊!
因此,逐步開放,應該是比較安全一點的開放方式。

即使是如此,現在的年輕人,知道加入全球市場之後的衝擊嗎?
你準備好了嗎?
可以不準備好嗎?
我們即將面對的是 " 全世界 " 的競爭,不只對岸,而是全 WTO 會員國。

市場開放,已經是難以抵擋的潮流了。越晚因應,越容易被淘汰。

講白一點,依照目前的國際現實,有沒有國家,會對我們義氣相挺,甘冒得罪中國的風險?
所以,不跟中國先互相開放市場,誰會跟你開放?
中國的政治力會介入我們的市場,這是無庸置疑的,既然擋不住,倒不如設法因應。
你想玩我?哪那麼容易,看我把你玩回來!這就是我們展現氣魄的時候。

大一修過 " 議事學 ",上課不頂認真,卻對一種模式印象深刻。老師說:
投票前,佔有優勢的一方,應該讓給弱勢的一方發言,這是一種尊重少數的行為。
雖然到最後還是執行多數決的方案,但也該讓少數的意見讓大家聽到。

國民黨很糟糕,還在覺得百姓很笨," 經濟動能提升方案 " 就展現了這種傲慢。
跟你講,你又聽不懂,跟著我走就對了。
我確實有看 ECFA與服務貿易協定的文宣,卻覺得狗屁不通,只說好的、不說壞的。
加入全球市場,我們很有可能被淘汰,這點有政治人物敢對百姓說嗎?

國民黨的傲慢,該被制裁,但不是在今天、用這種方式。

執政者有投票優勢,又懶得跟人民解釋時,誰該肩負起向人民說的責任?
當然是表決輸的一方!
當然是有心執政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資源比國民黨少、卻又很想為人民服務的民進黨,該是最好的時機。
比錢比不過,比誠懇總是一條路吧!

因此在野黨該作的事,不是一再議事杯葛、一再鬧場,然後指控國民黨 " 賣台 "。
應該要挺起胸膛,堂堂正正地去表決,然後輸了。
再拿出資料跟人民請託,你們看看,給我比較少席的下場,就是全民受害。

民進黨真的很想有作為,而且真的跟人民站在一起,願意跟人民分析利弊得失,這就是與國民黨的差異化。
有沒有可能,可以抵擋國民黨的金錢攻勢?
奈何國會的席次輸人,行政權也不在手上;下次選舉,請人民賦予我們權力,我們一定能做得更好!

只可惜,民進黨也沒跟人民解釋清楚,辯論之前也退縮了。然後再一直嚷著意識型態的語言,從未說清楚過。

如果民進黨能以較少的席次,還是擋得住佔多數的國民黨,那又何必給你們更多席?

衷心勸告民進黨與佔領國會的學生們,你就按照既有的遊戲規則,讓他們過、讓他們去負全責。
然後選民才會知道,既有的方式是不對的;沒得到教訓,是不會學乖的。

國民黨既然完全執政,就讓他們完全負責;太多的紛擾,只是給了他們做不好的藉口。
你們知道,妨礙議事進行,就是幫國民黨嗎?

你說 ECFA 有益無害,服貿能提振經濟,那就給你機會證明啊!
做得好,是全民之福。
做不好,就拉下來,換人做做看。

民進黨給我的感覺像 " 葉名琛 ":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相臣度量,疆臣抱負。
除非,你們只是在抹黑,其實通過服貿,也沒那麼糟?


先不管你贊不贊成服貿,我還是堅持程序正義的,請看我的三階段論述:

一、
如果一切按照程序正義走,國民黨投票贏民進黨,會有國民黨躲起來表決嗎?會有暴民佔領立法院嗎?

二、
一旦沒辦法好好投票,到底那樣的表決方式,符不符合程序正義?這是有爭議的。

三、
如果那樣的表決方式,是不符程序正義的,也不表示有任何身分的人,能衝進去施展程序不正義。

如果按照程序表決,你已掌握大多數的票,你會不會躲起來,偷偷摸摸表決通過,讓人家說你 " 不符合程序 "?
一直干擾議事,根本就是以拖待變,試圖拖慢速度罷了。

逐條審查,是去年 6 月的 " 朝野協商 ",不是立法院決議。
如果要硬ㄠ " 朝野協商 " 不是永久有效,當然就太卑鄙了。
但表決的效力,畢竟是大於協商。

所以我才說,這些學生根本是與民進黨掛勾;民進黨拖延議程,逼國民黨只能草率通過,學生再出來喊黑箱。

服貿該不該過、整個程序是不是黑箱、該不該攻佔國會。這是三個問題。

以我來回答,我覺得服貿該過、程序是黑箱,但不該攻佔國會。

我甚至懷疑這是王金平院長的陰謀,就像慈禧太后引入義和團。
選不過你馬英九,又逼我過服貿,我就讓一堆人來給你難看。
肩負立法院議事效率責任的,該是誰?
每次民進黨阻擾議事,王金平在媒體上那無辜的眼神與口氣,是要我相信他是小白兔?

這群學生,真的只是因為抗議黑箱嗎?
如果重新回到完美的議事規則,民進黨也不拖延,但結果服貿還是過了,他們能接受嗎?

我所看到的,支持佔領的人,真正批評黑箱的,並不多。
大都是覺得服貿簽訂之後,我們是吃虧的。
大都是害怕被中國政府、大陸人欺負。
大都是害怕將來工作被中國人搶走。

告訴你,在 WTO 的架構下,大陸人不用來台灣,都能搶你的工作。

所以我的立場是贊成服貿,因為 WTO 是既定方向;當務之急,是提升自己的競爭力。
服貿到底是誰吃誰的豆腐,其實沒那麼重要;跟全球化比起來,衝擊都算小的。
全球化之後,我們肯定會有輸人的地方,肯定會有一些人更貧困。
趁經歷過貧困的那一代還在的時候,快一點面臨衝擊,至少還有人可諮詢!

以上,談的都是體制內改革的路線,如果你不認同,那就來一場真正的革命吧!

不流血佔領國會,比較像鬧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