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律師,第一次趕房客就上手 (一) 誰在意、誰痛苦

10月31日,爸爸跟我說,房客很多個月沒繳房租了。
12月14日,房客搬走了,但是,這個案子還在發展中。

跟大家分享,如何在人心不古的社會自保。
很多人抱怨法律條文的僵硬,很多人抱怨法律程序的緩慢。
如果抱怨有效,那就盡量抱怨吧!

首先我們要慶幸,在法治社會當中;如果有人想整我們,依然存在許多救濟管道與時間,不會被斬立決
因此正義常常遲到,甚至成為於事無補的正義,是令人遺憾的副作用。



以古論古、可以各自表述的史觀(一) 台語是我的母語嗎?


曾經,我不喜歡用「台語」一詞,認為應該正名為「閩南語」,這還沒上溯到原住民才是正港台灣人的議題。
直到前幾年聽了一種說法,我接受了台灣確實有以閩南語為骨架而發展出獨特的「台語」。
閩南地區來的移民確實為多數,占了這片土地最大的人口比率,也明顯地是強勢族群。
而後因為地理、文化、政治的區隔,再融入了日語、英美語等外來用詞,確實在這片土地上發展出了一套語言系統。
在我上小學之前不會說國語,甚至不會注音符號ㄅㄆㄇ,因為在我生活周遭的人就是說台語啊!

傳統產業被低估的價值—就業人口

在二月七日的聚會時,聽到了一個數據,姑且不論真實性,就當一個思索的練習唄!
「鼎泰豐」的薪資,在營業額的佔比,高於50%!
提供數據的人頗為不認同,但我覺得很棒啊。

這點先按下不表,最近商周的一小段文字,更加映證了我的想法:科技產業創造的GDP比較難反應到大部份的人民。

台積電將投資七千億元,提供七千個就業機會,對經濟也有很大的幫助。


伴侶請勿輕易嚐試 — SOLO KAFFE 偽開箱

昨天的聖誕交換禮物活動中,很幸運地抽到副班代麗玲贊助的特別獎:Recolte 日本麗克特Solo Kaffe 單杯咖啡機。

帶著興奮的情緒,立馬啟用。

2014 撕裂的首都市長選舉

很多人覺得這次選舉並沒有激化與撕裂,只要你跟我支持一樣的人選,一個頭腦清楚就能輕易地做出抉擇。

一個月前,我認為連勝文會贏;今天,我從覺得穩贏到可能會輸。
柯文哲如果贏,也是小贏吧!
這麼弱的對手,民進黨恐怕要懊悔當初的讓步了。

重點是,無論誰當選市長,我都只能接受,雖然都不想接受。
我一再強調的是,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但要尊重他人表達的自由。

柯文哲是不是墨綠?根本就是個假議題。
過去的言行,是偏藍還是偏綠?
圍繞在身旁的議員侯選人以及輔選團隊,是哪個陣營的,這還要討論嗎?

自詡為中間選民,就是表示哪一種顏色光譜的人都能投。
成熟的社會,鐵票區不能太多,由中間選民來挑菜色;換句話說,候選人可以有顏色,但選民不用固定顏色。

看看「時間」搞了什麼鬼

只要撐得夠久,當初的負面觀感,會反轉成為加分點。

愛上有夫之婦而退位的溫莎公爵,婚姻維繫 35 年,傳頌成為愛情故事。
誰在意溫莎公爵夫人離過兩次婚?
誰在意前夫辛普森有沒有戴綠帽子?

可以想見的是,當時的社會輿論肯定不會有什麼好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