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夠我的屁眼了沒?我可要繼續往前走囉!

這是從電視上,聽到范可欽轉述孫大偉的故事。
某日一個成功的廣告提案後,客戶突然指著一個字說:你這個字寫錯囉。
孫大偉直接封他的口:在孔雀開屏時,就別淨盯著的屁眼。
一向很討厭 " 鄉民 style ",也就是事情不好好討論,競相評論屁眼。

關於樂生療養院問題,我的立場很明確:
一、我堅持不能以今非古,用現代的知識來評斷過去政府的決策。
二、我懷疑目前上街頭是否為主流民意。
三、我認同青年樂生聯盟對於文化保存的觀點。
四、我佩服他們做的功課,地層問題果然出現。

總體來說,我不認同青年樂生聯盟的街頭路線,以及悲情訴求。

有學弟妹提到,考慮以個人立場,跟著上街頭。
我沒資格反對,但我提出我的觀點與看法;只求表達,不求共識。

卻遇到幾個人的圍剿,也沒幾個人就事實層面來討論,只是說我立場強硬、不尊重人等等。
引述如下:

如果溝通的目的不是有共識,而只是表達意見的話,那感覺就只是一種報告而已。
所以沒有共識就不能離開?選教宗喔!

學長以一種高姿態來壓縮我們能對話的空間與關係,我可以理解或是同意學長所提出來的論點及意見,但我並不見學長有同理或是嘗試理解我們的想法,只是一味的提出你的觀點去反駁我們而已。
在你要求別人看清楚你的立場及論點時,請問你看清楚別人的了嗎?
上面是兩個人說的,我不曉得嘗試瞭解的定義為何?更何況我只想把我的觀點說出來而已。

如果要討論,能不能讓對話空間平等一點?我們比你晚生,沒有經歷過你的生命、走過的歷史;但你也同樣沒有經歷我們的,不是嗎?

但我在之前的討論串就說了:
樂生拆遷問題,我也看了快20年,提出一些歷史性的看法。這一點很抱歉,我剛好有看到,你們晚生一點,沒看到。對於你們沒看到的資訊,我該如何同理你們?
恰如我也好一陣子沒去樂生院了,目前資訊,你們比我清楚,我幹嘛跟你們辯?

學長的語氣會讓我覺得你用稍高的姿態來和我們談話,我很想努力理解你的意見跟立場,可是文中的「難道、啊然後呢、我幹嘛...」等等語詞,才是讓我覺得你並不是與我們對等的。
不曉得有沒有一本與年輕人溝通的用詞表,可以讓我對照一下。

本來 " 討論 " 到後來,我也累了,也說了不想再回:
以後不回應囉!溝通的目的,不是談到有共識為止。
而是大家都表達了意見。
還有,情緒性的話還是少說一點,在談事情時。

畢竟是忍不住,與一位學弟又來回了一段,他竟回:
學長不是很有原則的嗎? 怎麼又回文了?
既然學長不了解我們,或是我們也不了解學長,
我想也沒有必要在接力下去。

如果真的想要「溝通」的話,我想邀請學長,阿不是,

Charles Chan先生有空的時候回來學校一次,我會約大家出來,這當然包括剛剛有在跟你交換意見的同學們,還有樂青的代表來一起聊聊,「交換意見」的。

謝謝Charles Chan 的指教。

以上這段話,在我的年代,就是酸人,不是在討論。所以我稱之為嘴砲學弟,不跟他討論了。

除非你重視辯論的勝負超過對話本身,否則把對方逼到逃跑或是封閉起來拒絕溝通,對於討論的反而造成阻力吧?
另一位有不同的觀點,應該是認為我該出面繼續回應。

越是說不在意、不想討論、不想回應...(更多)
但回文倒是越來越多
這一定不是口嫌體正直
這一位,應該是認為我不該回吧!

結語:

我不認同樂生青年聯盟的路線,至少在國家機器是否虧待院民這一個議題,是有很大的歧異。
所以,如果輔大樂生隊支持他們的聲音,比較多數的話,至少第一步能做的,就是不再捐錢了。因為這會讓我有間接贊助的感覺。

我的資訊當然有可能是錯誤的,我的判斷當然有可能是不夠週全的,但我希望聽到討論的聲音。
請根據事實來討論,別再就 " 情緒 " 來著墨。

最後,或許你會說:都快四十歲的人了,何必還跟二十歲的人扯來扯去。

這就是我熱情的部分,我相信討論不分尊卑,也沒有年齡限制。

況且我從沒忘記過當初的承諾:傳播正確痲瘋病知識,喚醒世人正視、關懷痲瘋病患。
因此我會寫一堆文章、因此我會 call in 鄭村棋的節目、因此我會試著多說一些樂生院、樂生隊。

但如果還是一直在屁眼的問題打轉,我也不是沒工作、工作上也不是沒瓶頸。
那我就是繼續往前走,也不會覺得自己有啥損失。

2013/3/15 更新消息
有學弟指出,那些與我交手的學弟妹,都不是現任幹部,大都已畢業。

我想我們的討論,與現在經營社團的學弟妹無關。
對於輔大樂生隊的募款邀約,在能力範圍之內,我還是會盡量幫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