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26 虛胖久了還真以為自己是大力士:證所稅不該課?

最近在樓下開一間餐廳,爸媽對我不錯,沒跟我收房租,還會來幫忙,當然也是不用給薪水的。
待過幾間餐廳,有偷學到幾樣上得了檯面的菜,開幕的菜單不是問題。食材捨不得用太好的,事實上,太高級的食材,我恐怕也不會料理。上門的客人還真是曾抱怨過這一點,此外,上菜速度也常被催到不耐煩。
但我有秘密武器,就是方圓五公里內的最低價!一般餐廳的食材成本頂多佔四成,我卻只需要食材的進價加個三成的料理費用,就能賣。

開店半年多,雖然稱不上高朋滿座,收入卻也夠維持我的生活所需。客人倒是多了一種抱怨,嫌菜單沒變化;這我也沒辦法解決,每天看型男大主廚,也設計不出幾道新菜色。
這時候,爸媽竟然給我雪上加霜,說自己體力不勝負荷了,不想再到店裡幫忙了。甚至希望我能多少付一點房租,好夠他們能和朋友出門去玩。

這令我十分火大,爸媽根本是想致我於死地,若要雇用員工、繳交房租,那我勢必要提高餐點的售價。跟別家餐廳一樣的價格,我的客人鐵定會流失,那我直接關門算了。


我不確定在地球村當中,台灣有沒有比較特別,怎麼大家都喜歡務虛而不務實。經濟只能爆衝,不能下滑;股票只能漲,不能跌;公司、社團只能越來越大,不能持平、甚至縮編。

沒那個屁股,就別吃那個瀉藥;想進廚房,就別怕燙。" 股票市場 " 這四個字,很多人只看到 " 股票 "," 忘了這是個 " 市場 "。政府的責任,是在健全市場,而不是幫你賣股票套利!
既然是個市場,使用者付費、收手續費,都是再正常不過的。開徵證交稅、證所稅,如果會因此造成股票大跌,只能怪咱們的產品沒有競爭力!
開徵這種四不像的證所稅,只是邁向稅賦公平的一小步,是當政者已經向財團屈服的版本。如果股市會跌,也只能說是回歸基本面,回到股票應有的價值。


在一定程度上,這種虛胖,也是幾十年來執政無能的累積。既然沒辦法讓人民實質上得到好處,就在數字上動手腳吧!讓大家 " 帳面上 " 的資產增加。飆高的房市、充滿投機的股市,都是如此。

我最近的生活中,接觸了虛胖的台灣農業,也聽到了太多人想創業;我們網路電台,也受夠了沉醉於節目越開越多。

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已經跌破三成,缺糧問題日益嚴重;在無戰事、無全球性欠收的情況下,我們尚能利用科技業、工業賺的錢,來向外國買糧食。一旦時局沒那麼太平,我們還能用晶圓、HTC,去換得多少糧食?

提振台灣的農業,其迫切性不在韓國三星步步進逼之下,但公部門還是沒有覺醒。
休耕補助、老農津貼、保證收購,都只讓台灣的農業體質弱化,越來越沒競爭力。但是拿錢封口,不就是政客一貫的心態?
我們該投注資源在農地復耕、農業技術提升;更重要的是,提升農民的 " 社經地位 ",有利潤、有前途,年輕人才願意投入!

創業,不是壞事,但你真的適合嗎?你的產品有競爭力嗎?
創業成功,也被過度吹捧了;堅守自己崗位的人、每天兢兢業業工作的人,似乎會被貼上 " 不積極 " 的標籤。


在網路電台裡,我不討厭新人、不害怕發展、不排斥獲利,但是,我們準備好了嗎?
我們內部凝聚共識了嗎?我們未來的方向一致嗎?我們想做的事情,算過成本了嗎?為了求數量的成長,我們是否犧牲了什麼?這是我們的初衷嗎?
為了怕節目數量倒退,強要有熱情卻沒時間的人留下來、不顧新人是否與我們有相同的目標。
我們當初,不就是幾個人想做些有熱情的事;就算成為台灣第一、華人第一、亞洲第一,卻一再妥協,這是我們要的嗎?
我很樂見,我們組織越來越大,只要體質健全,大家有足夠的作業能量與資源。沒有勉強、就讓它自然而然地發生,如果我們的理念、最初選擇的道路是對的。
如果我們的格局,勢必就是小眾路線,那又何苦維持虛胖?


從以下的新聞,讓我不得不信,媒體根本就是被少數財團把持。


阿土伯:投資人多半「心死」
作者: 劉宗志╱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2年7月26日 上午5:30
中國時報【劉宗志╱台北報導】


立法院昨天三讀通過證所稅案,資深股民阿土伯昨天表示,因為歐債問題,全世界其他國家都在忙著「救市」,馬政府竟然還在搞這種傷害經濟的證所稅,平白讓台股市值蒸發三兆元,投資人多半已經「心死」。

阿土伯指出,全球的政府都在救市,尤其是台灣在亞洲的勁敵韓國、新加坡等,這些國家都在想盡辦法、力推一連串的「輕稅」政策,幫助企業先度過歐債問題再說。反觀馬政府卻在弄證所稅這種傷害經濟的政策。



「阿斗、無能、白目」 阿土伯挺馬痛陳:失望兼後悔
NOWnews – 2012年7月26日 下午5:20
記者楊伶雯/台北報導


證所稅拍板定案,資深股市投資人「阿土伯」李金土26日痛批通過證所稅並不是真的有「公平正義」,只是總統馬英九在拚所謂的歷史定位,是拚政治不是拚經濟,他更直言指責馬總統「阿斗、無能、白目」,話說得這麼重,就是要表達心中的不滿,沈痛的呼籲要救股市、拚經濟,「不要每天老是搞政治問題」。

台股受證所稅的衝擊,從一開始前財政部長劉憶如掀起證所稅復徵議題時,阿土伯就不斷的為股市小散戶發聲,成為散戶代言人,這次證所稅過關了,他仍是砲火猛烈,強調,通過證所稅「是黨意不是民意」,國民黨的立委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不敢不聽黨主席的話,因為以後的提名權在黨主席手上。

證所稅的開徵是高舉著公平正義的大旗,阿土伯說,「請問世界上真的有公平正義嗎」?「沒有嘛」,只有「利害關係」,美牛案過關是利害關係,證所稅也一樣,稅改小組只是拿著公平正義「壓死人」,阿土伯強調,股市不救的話,是會家破人亡的。

談起先前力挺總統馬英九,阿土伯說,現在是「失望兼後悔」,他強調,很多當初挺馬的人,包括大企業家都後悔了,阿土伯更說出重話,直批馬總統「阿斗、無能、白目」,「識人不清、用人不當」,「有學歷、沒有學問」,阿土伯建議,稅改小組要找成功的企業家來加入,找企業家來當顧問,才能衝經濟。

阿土伯強調,輕稅才能救經濟,但是台灣卻沒有這麼做,他呼籲馬總統「拚經濟不要拚政治」,他擔心台灣的經濟,因為「股市敗、經濟也不會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