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25 完全切割手冊:大炳、黑人、王偉忠

正巧,最近在生活上,有了重大的改變,就是決定做了一些切割。在一定程度上,是想自私一點、讓自己的精力,做更有效率的利用。
切割本身,也是中性的,不是切割的人比較帥、或不切割的人比較有感情。對我而言,不過又是一種抉擇,在將近 40 年的生活中,我極少與人做切割。最近兩個月,竟做了三次切割,確實是頻繁了些。


由於近來經驗豐富,在新聞事件的催化之下,讓我想整理一下切割的原則:

一、切割與是非無關
沒有人是全知的,不管任何事,太貿然地下判斷,都可能判錯誤。而 " 貿然 " 這個時間刻度,有可能長達很多年喔!
我們就像瞎子在摸象一樣,對於事情的瞭解,要從更多的角度來吸收、研究。隨著資訊的增加,可能會讓你有截然不同的判斷。要修為好到不判斷,很難,但至少,我能不說出來。
如果你切割的理由,是基於 " 是非 "、" 價值觀 " 上過不去;萬一事後證明,是你誤解了,哪豈不讓自己陷入 " 愚蠢 " 的境地。況且,分手不吐惡言,更是一種美德;就算你的判斷沒錯,對方正是個混帳東西,那也該留一條路給人走。

二、切割與調性有關
很多狀況下,是非對錯已經糾結,早就釐不清了;在這事件裡面,沒有完全的惡人、也沒有百分之百的善人。或許你多對一些、少錯一些;而從對方的觀點、價值觀來看,又何嘗不覺得你多錯一些?
因此,在適當的時機,就別再條列彼此的對錯。因為這已經突顯了,你們的問題,是在更高層次上的差異。今日衍生出來的種種衝突,已經不是 " 誤會 " 這個層次了,更不是可以條列出 " 是非 " 了。
能不能大家坐下來,大家好好聊一下,從願景、心態、理念,好好溝通?先聊出共識、再訂出遊戲規則、最後握手言歡大和解?
當然有可能,只是,風險太大,萬一始終沒有共識呢?是要打一架?還是猜拳?
基於成本考量,或許我們該狠下心來,斬斷價值觀差距太多的朋友,調性不合就別勉強了。

三、切割最忌藕斷絲連
人無信不立,小事可以開玩笑、大事可是要嚴肅面對。切割造成的傷害,應該不是踩到腳、說聲對不起的這種等級;一旦選擇了切割,在彼此心裡,都會留下陰影的。
既然是重大的決定,就必須深思熟慮、不能出爾反爾。這不能當做恐嚇、談判的手段,拿來當情緒發洩的出口,更是不被允許的。
要切不切的,大家都痛苦;猜測對方的心意與真實的想法,還很容易失眠。一刀切下去,就是一次到位,至少,你要很清楚自己的立場與界線。
反悔行不行?行!我也不是這麼沒人性,我一向說,我接受朋友一到兩次的背叛。如果對方決定切割,我能接受一次復合;如果是我提出切割,就是我認為你的額度用完了。

四、切割不能態度急轉彎
人畢竟是會長大、會成熟、會變,無論年紀多長。因此,事過境遷之後,難道沒人可以大徹大悟,大家又言歸於好嗎?
我平均一星期,大概可以看到兩三個人大徹大悟;工作比較不忙,肥皂劇、電影多看幾齣時,還會更多。
別老是把指頭指向人,我回想前幾年的言行,也常常會有羞愧的感覺,祈求能有第二次機會。即使切割是我做的決定,過一段時間之後,極有可能證明是我判斷失準。但是,我曾在一夜之間幡然悔悟嗎?印象中實在是沒有 .....
如果我們之間的歧異,還沒處理好,又何苦重修舊好?嘴巴上說自己改了,一夜之間價值觀能變,會不會太矯情?
是不是,等大家都成長一些了,再回頭來煮酒話當年,搞不好交情能更勝以往。

五、切割之後就一切無涉了
如果你覺得某人的言行,令你無法接受,那麼你切斷的,不只是未來失敗而拖累你的風險。若是他成功了,你也不會有功勞,別想沾光。
任何下定了的決心,都有押錯寶的風險。雖說對於他人的成功,不該存有忌妒之心,要打從心底去讚美。但讚美是一回事,沾光又是另一回事。
切割之後,看到對方沉淪,就算不幸災樂禍,也會感到萬幸。發現對方做起來了,快點貼過去,看能不能撈點好處,你能接受這種人嗎?他什麼時機會再離你而去呢?
沒有必贏的賭局,不能開莊、開閒都贏,橫豎都只想贏的人,我才不敢跟他合作咧。
切割一向不是太容易的決定,有感情的人,心裡上也不會太好過。

最後做一個小結論

我也是在做人生的實驗,既然目前的生活有些膠著,不如試著改變一些行為。

最近做的切割,只是希望能多花一些時間、精力,在我真正想做的事。少在爭執、內耗、定義上面打轉。

我可能會錯、我可能會後悔,但我必須試著在我的人生,投入一些個漣漪。



讓我們來看看陳建州的前後發言:

「希望他不要再自稱演藝人員,大家不要以為演藝人員都是這樣的。」這就是一種切割。
「希望大家不要忘了大炳是個很好的藝術家、很好的表演者。」就讓人覺得態度急轉彎了。

我相信黑人兩句話都是發自內心的,不是瞎挺才稱得上哥兒們。
但自稱是哥兒們的沒挺我,心裡也是難免不痛快。
過去有問題,不能

重點是,你可以在心中,覺得他是個藝術家;可以去慰問小炳,跟他說大炳是個藝術家。
你放到公共空間,讓大家知道你在稱讚他,就算不矯情,也讓人覺得怪怪的 ......


王偉忠的說法:
在第一次吸毒案爆發前,就開除了大炳,因為他的工作態度有問題、還常有黑道到公司討債。

這就比較 " 大是大非 " 了,至少,態度是從一而終,我就是覺得他過去有問題,不能說人死了就將過去一筆勾銷,硬要說好話。

笑罵由人,沉默不再發言,更是很好的處理方式。


參考新聞


ETtoday – 2012年7月24日 下午4:47
影劇中心/綜合報導

藝人大炳因為感冒引發肺炎,真菌感染致死,20日凌晨2點7分在北京過世,得年37歲,遺體已經在22日火化!大炳病危消息已經傳了將近1個月,沒想到24日凌晨從弟弟小炳口中證實,「你們所聽到的傳言都是事實,他因為肺炎併發多重器官衰竭。」而圈內「好友」黑人陳建州也悲痛地說:「希望大家不要忘了大炳是個很好的藝術家、很好的表演者。」

黑人此話一出,引起網友群起圍譙,因為大家依稀記得,去年大炳四度吸毒被逮,他當時說:「希望他不要再自稱演藝人員,大家不要以為演藝人員都是這樣的。」現在人走了,他也改變想法了,要觀眾記得大炳是很好的藝術家、表演者。更向喊話大炳家人「有什麼需要的,都會盡力幫忙。」

而網友群起圍譙,黑人目前已經將臉書上為大炳哀悼的文章刪掉,更引起公憤,有人留言說:「刪文根本就是做賊心虛,我已經備份了,刪也沒用。」




NOWnews – 2012年7月25日 下午1:03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大炳20日因肺炎病逝北京,正當大家默哀之際,現任老闆謝孔忠和恩師王偉忠與前經紀人沈玉琳卻爆出口水戰,謝直批王沈兩人在大炳生前失聯,人走後才對外發言,「現在大炳走了,他們竟還不肯放過他!」

因吸毒形象受挫,大炳轉向大陸發展演藝事業,昨老闆謝孔忠火力全開,炮口對準王偉忠和沈玉琳,不滿兩人在大炳過世後才發言,「他們根本不知道大炳在大陸如何,現在他都走了還不放過他,大炳怨恨自己,也怨恨台灣演藝圈,才不敢回來。」

對於王偉忠說「愛之深責之切」才提早和大炳解約,謝孔忠更不以為意,「他有沒有想過大炳家裡有多糟糕,乾脆給他100萬的遣散費不是更好?」昨王偉忠回應:「笑罵由人。」

沈玉琳直呼大炳四次吸毒自己都在,「這樣還不夠幫他?」他也力挺王偉忠,表示大炳最顛峰是王偉忠給的,謝孔忠只有在大炳最後的半年給他工作機會,「若這樣他就是救世主,讓人啼笑皆非,而且這時還去比較誰幫多幫少,實在不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