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餘怎麼來的?

從小,哪一餐不回家吃飯,可是一件大事,務必在媽媽煮飯前報備。
同儕常常不理解,家裡有管這麼嚴嗎?
其實我們家,只是十分珍惜食物,盡量減少剩菜的產生。


一般家庭的剩菜哪兒去了?

有媽媽會自己硬塞,或是逼爸爸硬塞,反正每個家庭總得準備一個廚餘轉換器,把剩菜轉換為肥肉。
有的根本沒剩菜問題,反正菜就擱著,一再熱著吃、或是根本吃冷的。
還有些個家庭不愛吃剩菜,餐餐推出新菜色,也沒人管前一頓的到哪兒去了。
至於有本事將剩菜再製,變成新的美味菜餚的;那得家裡有國廚級的人,或是小叮噹。

我們五口之家,都會有拿捏菜量的困擾,那麼團膳呢?


媒體踢爆部隊浪費食物,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因為你我都是共犯。

你家的小孩,回家說:今天學校供應的午餐,份量不足。
開什麼玩笑!竟然讓國家未來的主人翁餓肚子!
這中間肯定有人貪污,苛扣了食物的份量。
不行!不行!
非得打電話給議員,到學校去理論,最好還能連絡上幾個記者一起來報導。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學校供應的午餐,只能多、不能少。
團膳業者送到學校的營養午餐,必須多送 10% 的份量。
那剩下的,再運回團膳變成明天的菜餚?
剛剛的記者走了沒?

最好的處理方式,是給需要的人吃,只有少數學校有做到。
在資源循環的理論上,這是平行的利用,不減損其價值與功能。

最底線的處理方式,是成為養豬或堆肥,起碼也減少浪費了。
垃圾分類還是要做好,別混到廚餘裡了。
只是,你在家裡,會生產這麼大量的廚餘嗎?


真正釜底抽薪的方法,就是接受追加式的餐飲。

每人、每天的食量就是不同,遇到好吃的會多吃一點、不愛的菜會少吃一點,人之常情。
團膳不應該提供備量,更該減少供應,給 90% 即可。
另外可以提供乾糧、餅乾等容易保存的食物,給予沒吃飽的人。

從源頭去減量,那就減少民代與記者的生計了。



丟豬腳雞腿豬排 空軍屏基糟蹋食物

自由時報 – 2013年6月13日 上午6:10 記者吳明杰/台北報導

每天煮2千多人份 僅800人用餐

空軍屏東基地遭廚工具名指控糟蹋食物、不知民間疾苦!李姓廚工向本報投訴指出,屏東基地內的地勤餐廳,每餐供應兩千五百名官兵餐點,但平均卻只有七、八百人用餐,未食用的伙食竟全數倒掉,其中不乏豬腳、雞腿和豬排等餐點,他質疑軍中是否日子過太好,不知民間很多人沒飯吃,怎會這樣浪費?

軍方:天氣悶熱 食慾不佳

街空軍司令部經調查後坦承,該基地地勤餐廳近期確實「廚餘量稍多」,主因天氣轉熱,官兵食慾不佳,但沒有指控者說的那麼誇張。空軍指出,屏東基地明訂單位全員搭伙人數兩千五百員為供伙最大量,但概估平日用餐人數約兩千兩百五十人,假日用餐人數約一千兩百人,經查沒有像舉報人士所言只有七、八百人用餐的情況。
願意出面與軍方對質的李姓廚工說,基地內的地勤餐廳,是在六月一日開始外包伙食,他受聘於包伙廠商,從五月廿日進入餐廳伙房實習和交接,當時即看到每餐都有大批餐點被直接當垃圾倒掉,交接的伙房兵要他不用驚訝,並指這種現象不是一、兩天,是部隊長久以來就存在的現象。

掙錢顧三餐 廚工嘆浪費

李姓廚工表示,當他六月一日正式接手地勤餐廳的打菜工作後,發現當天晚餐所準備的六大鍋豬腳,竟有三大鍋都沒人吃,連同還有分量很多的雞腿、豬排,以及飯後甜點和新鮮水果,都被要求直接當垃圾處理,連分類也沒做。
李姓廚工不滿地說,自己每月薪水才兩萬元,社會底層還有很多困苦的人每天要為三餐煩惱,所以看到基地內的餐廳每餐都供應六菜一湯的美食,他不解為何空軍官兵都不去吃飯,而去吃飯的因為分量太多幾乎也很少人吃得完。
李姓廚工說,他實在看不慣軍中這樣糟蹋食物,這種行為與浪費國家預算以及人民納稅錢沒兩樣;他表示,就算自己因揭露軍中浪費行徑導致工作不保,也在所不惜,如果軍方要調查,他也願意具名向軍方說明,希望軍方能夠好好檢討伙食管理問題。
國防部則強調,已令頒管制作法,要求各單位確實掌握三餐用餐人數,精算伙食供應量,並於副食網站公布各項菜餚食材換算資訊,供單位核算食材量,避免剩餘過多菜餚,以節約伙食經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