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議題-飛碟午餐傳真稿 2007-03-25



飛碟午餐 鄭老師,您好:

我是木柵詹先生,連續兩天短暫的對談,我的疑惑並沒有得到解答;甚至對您社運的徒子徒孫,有了更深的不滿。為了凸顯你們的運動,有些手法跟民進黨還蠻像的,容我慢慢提出:

一、
你們的訴求,有刻意模糊之嫌。到底是要搶救文史古蹟,還是要幫助弱勢團體?以我個人對文化的想法,只要是有保存價值的古蹟,就該無條件保留,沒有保留多少百分比的問題。
所以對於這點,我不會質疑社運團體任何的作為。幫助弱勢團體?繼續看下去。

二、
為啥要無預警讓阿添叔加入對話,對我似乎不太禮貌喔,幸好我沒出糗,有即時反應過來。以我與伯父母的關係,不可能在直接對話中有任何的不敬,也就無法暢所欲言。
況且我提出的質疑是社運團體,讓社運人士跟我對話才合理。
三、
短暫的對話後,結論竟是,我該再深入瞭解!
這點就很民進黨了。直接扣上帽子,先否定掉我討論這問題的資格,資格審查就被刷掉了!也能告訴聽眾:想法不同的人,都是不瞭解狀況的人。

四、
我承認自己無知之處,因為我只是個聽眾,對某些人的行為提出質疑。被我質疑的人,敢不敢承認自己也有無知的地方?根據我十年前的資料,樂生療養院有五 百七十餘名院民,平均年齡七十二歲多。沒有新進患者,有些人返鄉、有些人去世,相信現在平均年齡更高。樂生院是個大社區,大部分是平房,頂多也不過是兩層 樓。有的房舍沒隔間,有的房舍一人有一間房間,廁所是整舍共用,浴室則是整個療養院共用。不同區域的人有特殊的屬性,彼此間往來並不頻繁。

五、
又是以今非古!身為知識份子,是真的不曉得歷史背景,還是偷懶?或者是最可惡的,刻意不瞭解,講話才能大聲一點?
請您揣摩一下,你是個地方首長,所轄 區域出現幾起案例,是疑似會傳染的不治之症,你會不會將病患隔離再說?將痲瘋病患強制隔離,以現在的醫療水準來說,是侵犯人權;以過去的知識來說,是不得 不為的處理模式。萬一痲瘋病跟中古世紀的鼠疫一樣,讓整個村莊滅絕,誰來負責?

SARS期間,和平醫院封院,我認為是錯誤的決策,起碼有兩個問題。一是讓未被感染者增加被感染的危機,二是逼迫醫事人員身兼照護者與被照護者。明顯地官 員想犧牲一小部分人,換取大部分人的安全,其心態可議。依當時的醫療水準、對病情的瞭解程度、人權觀念的普遍建立,封院實在是落伍的處置方式!

痲瘋病曾經是不治之症,患病的人,只能任由病毒侵蝕肢體。在治療方式成熟前、傳染途徑確認前,害怕被傳染,絕對是正常的心態!樂生療養院的病友,年齡都很 大,都是在特效藥發明前被關進去的,以當時的環境來說,這絕對是必要的處置。一再痛罵當時執政者無知、不人道、多數暴力,就是以今非古。

六、
實質正義與程序正義。有人打著台獨的旗子,盡情淘空台灣,哪管民不聊生。我擔心的是,這群自稱關懷痲瘋病患的人,不顧社會公義,拉著伯父母橫衝直撞。請注意,目前為止,我只是懷疑。

樂生隊成立於62年,是第一支跨越石碳酸,走進療養院關懷病友的團體,一開始都是天主教教友,幫病患洗腳換藥,著實偉大。服務是會依對象需要而轉型的,期 間還曾有小組幫忙輔導病患小孩的課業;直到我們這群非教友,真的就是純粹聊天作伴而已。有20年的時間,樂生療養院的院民只信任輔大樂生隊。

83年服務組宣示,進入老年服務時代,隊員訓練請社會系的教授談論老化問題。我在85年接著宣示,隊員已無須熟知痲瘋病知識,同理心更為重要!並基於每當有熟識伯父母死亡,總令我們心靈受創,更大膽引入死亡問題的研討。

每當有團體想進樂生療養院服務,我要先確認他們的心態,以憐憫心態者請勿進入、不能持久者請勿進入、想看比自己可憐的人者…滾。
在幫他們做簡單痲瘋病知識 教育、院內環境簡介之後,我們極願意有更多的人來關懷這群老人。唯有把她們視作一般人,當自己的長者尊敬,才是真正的服務。

就在樂生院要拆的消息出來後,關懷的團體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還組織青年搶救樂生聯盟。我根本上懷疑,他們是真心關懷這一群弱勢團體,還是只是尋找舞台的團體。以一些似是而非的言論,蠱惑一群老人,把他們推上街頭。

七、
痲瘋病患被政府虧待了嗎?一開始是的,所以我常說,我們服務的是一般的老人,只是他們過去曾被歧視與虧待,這是存在內心的陰影。其實以前台灣專門關痲瘋病患的機構至少五所,八里廖添丁廟附近的樂山園就是其中之一,現在房間還存在當初的鐵門。

無論以老人安養中心,或是疾病療養院的觀點來看,樂生院都是令人羨慕的。就像是座落在山坡的小村落,幾乎都是平房,有行政人員、社工人員、福利社(停辦)、病房以及護士,台北醫院的門診。這樣的生活環境,怎能說差?

若說有美中不足,就是院民領取微薄的殘障津貼,卻要自己負擔伙食與水電支出,不靠家人接濟,實在很拮据。

以社會資源的角度來說,政府想將院民集中,以利用其他的土地,也是合理的。若要爭取權益,我會從兩個觀點:一是能否再緩個20年,相信到時幾乎沒有院民了;二是如何安置,如果非得要動這塊地的腦筋。

其實經由輔大谷寒松神父的積極介入,幾乎已找到院民能接受的安置方法了。後來有一群人出現,說要幫他們爭取原本就屬於他們的權益,說政府十分虧帶他們……

八、
哪來的漢生病?有關痲瘋病的傳染途徑與治療方法,我不多說,但哪裡冒出個漢生病?!
我們官方稱之為『癩病』;過去有人推動去污名,改稱『麻風病』;某些醫療典籍稱之為『韓森氏病』。漢生病是日本人的用法,我還是最近才聽到這名詞咧!如果國內要推動立法,也該是以癩病來推動吧!

痲瘋病已在台灣絕跡,過去十年的病例應該不到十個,而且皆為境外移入。萬一被傳染到痲瘋病,有如得到一般皮膚病或其他可治癒的慢性疾病一樣,門診領藥,按時服藥根本不會影響生活,更不會有後遺症。

前年阿達新聞檔案有個專訪,協助告贏日本政府的律師說,將不再打官司,要當痲瘋病終生義工,真是清高啊!但是很抱歉,請到大陸偏遠地區或者中南半島,那裡 才有痲瘋病患給妳服務。在台灣嚷著說要當痲瘋病義工,比說要當香港腳義工還可笑,香港腳的流行性、傳染力、復發率、併發症,都比痲瘋病可怕多了。

九、
誰能代表樂生院院民?答案是沒有,因為院民從來就不曾集會,更別提推派代表。
這幾天我確實去調查過,願意搬家、反對上街頭的聲音是有的。如果鄭老師真的關心樂生院院民,我願意當嚮導,與鄭老師同遊樂生院,而不只是接觸少數院民。

當然,我的言論都只是個人言論,無法代表我這個世代服務者的想法,更無法代表現在學弟妹的意見。我就願意承認這點。

對於關心樂生院的團體,以下是我的建議:

一、停止對曾罹患痲瘋病的人污名化。
過去說痲瘋病是天譴,這是顯著的污名化。現在利用過去的悲情,牟取更多的利益,又何嘗不是種污名化!請把他們,視為與你我一樣的人;上街頭抗爭時,請討論事實,別把悲情當武器。

二、傳播正確痲瘋病知識。
現在已經成功的引起社會關注,正是傳播正確痲瘋病知識的好時機,唯有瞭解,才能促進和諧。大家只嚷著好可憐,沒人知道可憐在哪裡。多些這方面的論述吧!

三、贊成院民遷入新大樓,持續搶救樂生院建築。
保留百分之百的建築,讓樂生院成為博物館,蒐集各方史料;各房舍,都可規劃為主題館。院民願意搬家,更顯保護古蹟的決心,抗爭並非私心作祟。否則只會被呂秀蓮之流,污衊為阻擋國家進步的自私者。

四、停止對新莊居民的攻訐。
當鄰居對你不友善時,是要罵到他覺醒,還是要以誠意溝通?即使現在與當地居民有些許的誤會,也是政府、社運團體刻意炒作的結果。沒有對立,就沒有新聞性;這點也很民進黨。

鄭老師,這幾天會寄上一份企畫書,是趕在過年前寫的草稿。我要強調的是,我希望這個社會更和諧。我們是小人物,不像你們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與影響力。對於現實的壓力,我們要試著輕鬆面對;對於不同的意見,要試著揣測對方的想法,別急著扣帽子。

這次只是剛好我對樂生有些瞭解與接觸,所以我相信有更和諧的方法,也相信有更理性的論述。對於其他社會公義的問題,我能瞭解的就更有限了。

請相信,我對樂生院有深厚的感情,對伯父母也有所牽掛,我希望他們能活得更快樂,安享天年。



健康 、 愉快

詹浚昇

Mar. 14 , 200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