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愛情恰恰非得要跳恰恰?

在我年少的記憶中,舞技再爛,「失戀陣線聯盟」與「愛情恰恰」,是非得冒著跌倒的風險去踩恰恰的。
上星期五,在愛情恰恰的音樂中,看到兩個人跳街舞,心裡就是說不出來的怪,卻又不能說這樣不對。
在 19 年前編導歌中劇時,我還能主導整個方向,即使搞得演員很不爽,但我就是要精確一點的戲。
而在 18 年前統籌晚會時,很幸運有想法一致的夥伴,我們能扎實演練,清楚每一步的意義。

今日,看著年輕人舉辦活動的當下,至少不該扮演囉嗦的老人。


為什麼你不放過自己、放過別人?大家只要開開心心地玩,不好嗎?
為什麼你能在這充滿感情的活動,不帶一絲感情地下判斷?

老實說,我也常常問我自己,是不是偶爾該放寬標準。
所以在沒放寬的時候,就是過不去,找不到理由嘛 .....

在我的養成環境之中,拿錢是要辦事的,至少要做到該有的產值。
辦事卻不一定要拿夠多的錢,因為自己的作品水準,終究是要自己顧。
如果我做不到薪水該有的產值,是我對不起老闆。
如果我超出了薪水該有的產值,是老闆對不起我。
如果我覺得超出、而老闆覺得不到,那就是工作環境不適合。

有離題嗎?其實沒有。

以前有學弟嗆我:我當幹部又沒拿薪水,你幹嘛嚴格要求我。
我冷冷的回:以你的品質,有薪水的話,我不會給你。正因為沒給你薪水,所以我允許你犯錯。

看到履歷表上,有人很虛心地寫上想來學習,那我會問他:你願意付多少學費?

賣胡椒餅的時候,幾個木柵國小的小學生主動來要工作,我提供他們一周三次的店面打掃。
在談判的過程中,他們要求 50 元,而我堅持提供每次100元,因為我會要求品質。
通常半小時就能掃好,但我的工讀生偶爾會為了出去玩,隨便做做就想領錢。
我會說:不要跟我說你是小學生,達不到標準就別來做,我給的時薪可是比便利商店還好。

我始終相信:「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利」。

打從一開始,我就想弄清楚,這是晚會、還是同樂會?
你們要求的成效到哪裡,是以專業演出為目標,還是有參與感為目標?
憑什麼可以對外募款 13 萬多?後來是下修到 9萬8。

在募款報告時,總召倒是夠坦率,說出了他們評估重點:
大家都辦「XX之夜」,我們可不能丟臉;活動預算不算高,因為別人更高。
當場引來一陣痛批。

如果是為了留下大學生活,一段美好的回憶,是自己打工來繳。
如果是為了讓家長能高興一下,使用者付費,請跟家裡伸手要錢。
如果能幫廠商打廣告,那至少要有一定品質了,才能吸引一定流量。
如果能宣揚國威,那千萬不能丟系上的臉,要有更嚴苛的標準。

我當場是建議,這貌似同樂會的活動,不如就在系上借間大教室,也不用什麼服裝音響,大家打打鬧鬧也就過了。

看完了活動之後,我必須誠實地說,這個晚會,還真的只是同樂會水準。

系主任很爽、家長很爽、同學很爽,廠商 ..... ㄟ,沒來,廣告曝光 ..... 嗯
是的,完成了幾個節目,其中也有兩三個水準還不錯;截至目前為止,這就是同樂會啊!

主持人,從缺。
這是我認為最不可思議的地方,竟試圖以幾個串場表演帶過;主持人最大的功能,就是在轉換不流暢的空檔塞話。

台下十分熱情。
台下觀眾聊天很大聲,還一直對台上喊著表演者的名字,你當是看職棒喔?

換景頻繁。
戲劇大都以 " 電影 " 概念呈現,有時候換完景,竟只演出30秒,再換回上一個景。觀眾必須在腦海自己剪輯哩。

歌喉 orz。
樂器不能要求,至少主唱能要求一下吧!這是 KTV 嗎?

屎尿屁一堆
性暗示、性明示的梗一堆,人家周星馳的梗可是有深度的耶,不要只學皮毛。

從企劃階段到表演呈現,一路看下來,我只覺得這群學生「完成」了一個活動,而沒有「辦好」了一個活動。
我相信能「完成」已經是很累人了,也或多或少能學到東西了。
應該除了我這白目之外,也不會有第二個人會「說出」負面的評價了。

至於明年的贊助,「台大生」、「大學生」的光環畢竟是挺有用的,願意不談效益就給點錢的單位,相信還是有的。
在團體組織中,「經驗傳承」是很重要的,要一屆、一屆越改越好。上學期把別人送的芭樂低於成本賣掉,就已經顯現了不把募來錢當一回事,下學期的活動果然又重演了。
在自我學習上面,22K世代,要一直問自己「我還有什麼沒做好?」,而不是沉浸於「我有一點做得真好!」。

「愛情恰恰」能不能不跳恰恰?
當然可以,怎麼能抹煞創意!
但是每個創業的背後,都必須負擔市場接受度的風險;你可能會吸引到一些人,卻也會流失一些人。
而且創意要有意義,改變不該是目的,而是手段;你得先搞清楚,你到底想幹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