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放空一日遊 --- 不單純的動機、單純的愉悅


上個月在職場上,遇到了一位很有味道的部落客,台北 11 路,為今天的漫遊留下了伏筆。這提醒了,過去我是如此的熱愛散步,並且感受週遭的人、事、花、草。

2011/04/30  21:35  簡訊發送
『明兒個打完籃球,我會去光華、金華街一帶逛逛。想喘口氣時,給通電話唄!』

友人說:如果人家對你有意思,該是會抽空與你見面,你就死心了吧。
這狀況,非常清楚的是,確實連八字都沒有一撇,但我又何嘗,已經確認了自己的心意。先就不要想太多,讓該發生的發生,也別強求不會發生的。

2011/05/01  11:20  信義路、紹興南路口
突然將機車切到路邊,塞到中正廟旁的停車格。

到公司換了摩托車,心裡盤算著接下來的行程;非做不可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到光華商場,將 Sennheiser 的耳麥送修。還有些個可有可無的:午餐可以到麗水街探望老街坊,交關一下;下午一點 George House 開門,可以去喝咖啡;度小月就不用去了,畢竟人事已非。

然後呢?一整天盯著,應該是不會響的電話?
不對!我該好好利用這美好的時光,讓它更有意義!


2011/05/01  11:20  林森南路
台大醫學院籃球場,18年前曾經固定在此打籃球。由於晚上沒有照明設施,只能借隔壁網球場灑過來的微弱光線。因此若投籃沒碰到籃框,視同違例,將奉送對手球權,這是安全考量!

第一個念頭,是想去附近探個路,看看有沒有能坐著聊天的場所。青少年活動中心一樓有怡客、對面有儂特利,是的,原來儂特利還殘存一絲血脈,不曉得溫蒂漢堡有沒有 ....
第二個念頭,是想到 18 年前,旁邊的巷子,有間籃球國手兄弟開的「程家牛肉麵」,給高三的體育老師『程偉』捧個場。殘念!早就不知去向了。

站在巷口,瞥見對面有人在打籃球,又墜入了回憶的深淵,腦中浮現一個念頭:
既然如此,今天就不要想著公事了,也別期待感情上能有什麼收獲;這奢侈的半日偷閒,讓我重拾舊日的回憶吧!

2011/05/01  11:50  中正廟 大忠門
來台北三十年了,純散步、搭瞭望台、園遊會、啦啦隊大賽、鬥牛賽、台北燈會、聽音樂會、看舞台劇、翹課、甚至只是借道路過......,就是沒從紹興南路這個門進出過。

從這個角度看起來,側面的中正紀念堂,竟然真的跟廟超像的。以往都是在兩廳院、廣場那邊活動,從來沒來到後面這邊。這一隅的景色真是令人驚艷,無論是景致與人文。
沿著圍牆有許多的板凳,雖說冷硬的水泥材質是個敗筆,但坐在上面、形形色色的人可就精彩了。有年輕的男男女女在聊天、有一家子的人帶寵物、還有幾位明顯是在休假的阿兵哥;每一群人都是那麼的一派悠閒,感染到了這股氣氛的我,腳步更顯輕盈、節奏更是放慢了下來。

2011/05/01  12:00  中正廟 生態步道
把周圍的高樓刻意忽略之後,這裡還真是有偶像劇水準的景致,可以想像一對男女在繞圈圈。

就在靠金甌女中附近,有個生態廣場,一群老師家長在帶著小孩子唱歌跳舞,又何嘗不是種生態。再度陷入回憶,當年本來有機會在童軍團發展的,幾經思量,礙於經歷有限,我選擇了樂生。否則大二大三的生活,就不是做老人服務,而是帶著小孩翻山越嶺。
生態廣場的後面,就是生態步道,這空間設計還真是精巧、別有洞天!

2011/05/01  12:40  愛國東路
有人跟我說,站在塔尖的是在吹號角的天使,而這裡是摩門教總壇。

從愛國東路與杭州南路的角落離開中正廟,按照最原始的計劃,往麗水街吃飯去,小小的更動就是改為步行。
從林森、紹興、一路到愛國,看到許多破舊的眷村,大部分都明顯地無法居住了。有些都市更新的宣傳,還有抗議的白布條,最多的是警告禁止入內。其實抗爭的人、建商、政府,三方的立場是一樣的,就是想開發,搞不定的是利益分配問題。
就我的角度看來,我不主張開發,希望能盡可能復舊、做文化的保存。台北市並不缺大型建案,平房、陋巷反而更罕見,為何非要把台北的天際線填滿?

2011/05/01  12:45  麗水街  漁泊食堂
這間店面,是我職場生涯中,參與過最得意的作品。

回味當時的工作型態,一邊烤魚、出餐,一邊與客人聊天;從販夫走卒到掌握上億產值的大老闆,都值得我真誠的招待。雖然因為價值觀的問題,在完成階段性任務之後退出,卻沒有一絲的遺憾,因為美好的戰役我已經打過了。

2011/05/01  12:50  麗水街  越南沙朗牛肉飯
這是一家台灣人推崇、越南人鄙棄的店,因為口味已經在地化,並不道地。

這幾年來,老闆娘一直勸我娶越南人,絕不收介紹費 .... XD
來到麗水街,不是吃越南小吃店,就是吃隔壁的小茅屋。今天我選擇吃越南沙朗牛肉飯,因為我很公平,上次回來敘舊,我吃的是小茅屋的擔擔麵與酸辣炒手。
聽老饕們說,自從四川老兵去世之後,小茅屋由妻兒接手,口味已經大不如前。這家老店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以現在來說,水準堪稱不錯。至少,我愛那種古風,沒有華麗的配菜,只是把味道做出來,還能略為揣測過去是多麼的美味。

2011/05/01  13:30  金華街  喬治咖啡屋
雖說寄豆剛好喝完了,這一帶能歇腳的地方,還是 George House 最熟悉。沒睡幾個小時就早起打籃球的我,走到現在,確實需要休息。

同樣地,點我偏好的非洲豆,慢慢品嚐那野性、果酸、與膠質。愛喝咖啡的人,難免有『假掰』的症頭,尤其是星巴克。但這間店的客人,算是很不錯了;感覺上社經地位都不差,也都言之有物,甚少人鼻子長在頭頂上。
坐在吧台邊,托著腮、半夢半醒,看著店長忙碌地煮咖啡,元氣也算是有恢復到。

2011/05/01  15:40  新生南路
常常騎車或開車經過新生南路,這次要不是用走的,還沒留意到,現在已經對行人如此友善、大器!

毫無意外,電話還是沒響;接下來就是『必修』行程,拿耳麥到光華商場,沿著新生南路就能走到。早從 12 點開始,就會偶爾灑下幾滴不甘願的雨,走在街頭,竟如身在蒸氣烤箱中似的,悶熱的很。
遠遠地望見仁愛路,有遊行的長龍經過,人數多而有秩序,堪稱民主的典範。如果我快步走、甚至小跑步,相信就能拍個幾張照片。但我畢竟是想悠閒漫步的人,更不是專業的狗仔,也就留個小小的遺憾吧!

2011/05/01  16:10  光華商場
與理智毫無關係,這蛋餅,就是我到光華的神祕儀式。

再來要開始快轉了,這 20 年來,就是不喜歡人擠人的感覺,讓我喘不過氣來。把耳麥送修、匆匆逛了一圈,盡快離開、調整呼吸。

2011/05/01  16:45  華山藝文特區
這裡倒是一片和樂的淨土,除了『雜誌生活節』讓我好奇是什麼展,卻又沒動力去一探究竟。

坐在新生高架橋下,藝文特區的小木凳上,看著來來往往的年輕男女,這清新的感覺還頗舒坦。往特區裡面望去,這裡一定是約會的好地方,各年齡層的情人,還真是不少。或許是這環境特別有文化,抑或許是有情人們頗節制,這幅畫面,竟是如此的自然,一點也不覺得閃。

2011/05/01  17:00  善導寺
看李敖大師的自敘,初來台北時,曾寄宿過善導寺,可見這是間歷史悠久的寺廟。

說個題外話,其實在一開始,火車會設站的地方,不會是市中心,通常就剛好是在城牆邊;因為開發成本較低,也盡量不會影響到既有的居民。而後因為交通方便,也就逐漸繁榮了起來,這也是都市開發的手段之一。高速公路、高鐵,也是一樣的邏輯,ㄟ .... 理論上啦!

2011/05/01  17:20  東和禪寺
走回到了林森南路,總算下了比較夠水準的雨,配合這樣的情景,腦中縈繞著 A-Ha 的 Crying In The Rain ,那是在強說愁的年紀,很能撩撥心弦的歌。

說來慚愧,以前還蠻常在這一帶出沒的,竟然不曉得這裡有古蹟。該說是傳統與現代的融合呢?還是不尊重古蹟?這門,被就地取材,當做怡客咖啡的出入口之一。我比較傾向於正面的看法,畢竟古蹟如果就是圍起來、有距離感,與一般民眾是無關痛癢的。讓古蹟融入生活之中,從生活中培養對古蹟的珍惜,也是不錯啦!

2011/05/01  17:30  中正廟
回家之後查的資料,這不怕人的大笨鳥,可是保育類的:黑冠麻鷺。

我不是個等愛的男人,我不會把自己搞得那麼慘;至少,沒昏頭前不會。
兩個人在一起,會有歸屬感;要漫步街頭,搞不好獨自一個人更能享受個中滋味。雖然未能一親芳澤,仍是個愉快、充實的一天。

我總是認為:
如果不能將自己照顧好,就沒有資格去愛人;如果學不會獨處,兩個人在一起會更顯孤單。
一開始的動機是不單純的,就是想來個偷閒約會;經過一連串隨性的抉擇,卻得到了遺忘許久的快樂感受。
我已經在構思了,下一站,是哪個區塊?是要充滿回憶?還是要有些挑戰?

3 則留言:

  1. 喜歡你這句話:如果不能將自己照顧好,就沒有資格去愛人;如果學不會獨處,兩個人在一起會更顯孤單。
    借分享喔~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