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撕裂的首都市長選舉

很多人覺得這次選舉並沒有激化與撕裂,只要你跟我支持一樣的人選,一個頭腦清楚就能輕易地做出抉擇。

一個月前,我認為連勝文會贏;今天,我從覺得穩贏到可能會輸。
柯文哲如果贏,也是小贏吧!
這麼弱的對手,民進黨恐怕要懊悔當初的讓步了。

重點是,無論誰當選市長,我都只能接受,雖然都不想接受。
我一再強調的是,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但要尊重他人表達的自由。

柯文哲是不是墨綠?根本就是個假議題。
過去的言行,是偏藍還是偏綠?
圍繞在身旁的議員侯選人以及輔選團隊,是哪個陣營的,這還要討論嗎?

自詡為中間選民,就是表示哪一種顏色光譜的人都能投。
成熟的社會,鐵票區不能太多,由中間選民來挑菜色;換句話說,候選人可以有顏色,但選民不用固定顏色。

從政治的角度來看,提柯文哲是墨綠,頂多對深藍端有一點點的催票效果。
從辯論的角度來看,扯這種沒有明確定義的意識型態問題最蠢,人家只要否認,你要拿什麼來證明?

我從來就對馬英九沒有期待,2008、2012 完全是民進黨太弱,怨不得人,更不是投票者的錯。
同樣的邏輯,原本的台北市本來就是對藍營有利,因而民進黨才不敢出戰。
今天選到這樣,只能說連勝文以及輔選團隊,弱爆了。

有兩點是這幾天才明朗的想法,比較幫連勝文說話,應該是悖離「主流民調」吧!

一、
我總算搞懂為何不喜歡 柯P 了,因為我討厭愛耍嘴皮子的人,還有像卡神鑽漏洞的人。
因此綠營我最討厭謝長廷,藍營最討厭吳敦義,老愛玩文字遊戲、伶牙俐齒不饒人。

「我說過我是墨綠,當時是為了向這個社會證明你的槍傷是真的。我這樣講,是為了台灣社會的和諧,可是你今天在講我是墨綠的時候,你是在撕裂這個社會,謀的是你個人的政治利益。」

這句話我完全看不出該鼓掌的點在哪裡,是不是就像觀世音菩薩以女身度化婦女?
為了要墨綠相信連勝文,所以說自己是墨綠,這中間難道沒有分邊的思維?
那麼,現在有沒有可能為了打贏選戰,所以說自己是走中間路線的?

不得不讓我聯想到某些墨綠的行為模式:
1. 張銘清在台南孔廟被推倒在地,王定宇在法院否認動手,出了法院卻以此沾沾自喜。
2. 邱毅的假髮被黃永田一把扯下,同樣在法院否認是蓄意的,回到社會上又是以英雄自居。

二、
還在用底片的時代,明星拍宣傳照是件成本很高的事,因為要瘋狂拍一堆照片,甚至很多是連續動作。
每一張都以藥水洗出底片之後,再從中挑選最好看的一組照片,人力、物力都極為耗費。
數位時代來臨了,至少可以省很多底片錢,柯達軟片都因此倒了。

今天我看到的是,網路上普遍在流傳連勝文的「醜照」,就像壹周刊喜歡拍女星「露底褲」、「翻白眼」。
你可以討厭連勝文,也可以說服別人不要投連勝文,但是能不能拿一點格調出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