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鐘筆戰來看社會的小小縮影

還原一下剛剛發生的小筆戰,現在的有些記者,國文還真爛。
我承認,筆戰之初就設定了要貼出討論文,只是沒想到,三分鐘就蒐集完我要的資訊
版主如是說:
『熱血的你,不是在改變制度,只是在發洩年輕氣盛的衝動。』
尊重你集會遊行表達訴求的自由。
也請尊重記者採訪的自由。
這片土地變成一言堂,容不下不同論調,不同的聲音。若要談新聞台抹黑,媒體壟斷,也不需要用這種暴力方式毆打記者。 媒體就算壟斷,要改變的是上頭財團與制度問題。 你去毆打一個流汗流淚,領薪水的記者。 熱血的你,不是在改變制度,只是在發洩年輕氣盛的衝動。
訴求可以,反服貿可以,反黑箱更好。 但請尊重和你不同的人。 從立法院、行政院,到毆打記者,破壞SNG車。 現在燒書?搞文革嗎,已經變調, 荒腔走板。
我很支持理性的民主運動。 可是冷靜地看,這運動是不是已經被扭曲導向了? 若想當政治人物的棋子之前,也要先看清楚,了解如意算盤是什麼。
我媽傳來『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為了國家興盛,民主進步我會願意去全力以赴、甚至抗爭,前提在了解全局,單一訴求的情況下。
現在這種亂世,不值得更好前途的你犧牲。
歡迎筆戰,或是正流行的unfriend。

~~~~以上討論略,以下是一字未修,截取所有我回文的前後留言:~~~~
T:請到了現場再評論~
我:到現場鼓勵年輕人的熱情,會讓他們以為得到我一切的授權。
記者:你的授權?請問你是哪位啊?
我:至少他們不能代表我說話,我只是兩千多萬分之一。
記者:其實也沒人要你去啊!
D:請各位冷靜,先等她出來說明。別帶有個人情緒,就事件討論吧
記者:我沒有情緒啊!什麼授權?他一人是有689萬票是吧?
我:我就是想討論啊!一個想不帶情緒討論的小人物。
T:官逼民反,民反的正常性原來這麼容易就被蓋掉,一群奴才~
記者:那你就自己講啊,我立場蠻清楚的啊!毆打辱罵記者這些沒有證據不能亂講啊!
          T哥用詞不要這麼重啦!讓大家說話嘛!中國真的掌控台灣可就沒得說了。
我:ㄟ ... 我說的是,我不會去現場。
          就有一些情緒性用詞飆出來了 ......
記者:你說你可以授權耶!我只是很客氣地請教你權力多大,然後再平靜地告訴你沒人要你去。
          歡迎筆戰有甚麼屌的,記者還在怕筆戰就鳥了。
我:所謂的民主,或是現行的代議制度,就是我授權給民意代表,當然社會運動也可以被授權。
          如果你相信民主,就該贊成我有不授權的權利,正如你有授權的權利。
          如果你認同,我可以不去;那我們才可以再討論,不去的人,能不能評論。
記者:社會運動是因為代議政治失能了,所以才被觸發。你沒有授權給社會運動的權力。麻煩你回去重念憲法。
          沒人要你去啊!你在歡什麼?你評論我也不覺得有錯啊!但社會運動不需要你授權,搞清楚,謝謝。
我:如果你暗示我的學識不夠,就稱不上理性討論。
我明示,你就是學識不夠,少來在那邊假理性。
          回歸正題,要指控學生羞辱毆打記者,就拿出證據,否則不要亂造謠。
我:那我也來明示一下,你的中文很爛,真的是記者?
          我都說了我只能授權我自己的一份,別人的我管不著。
          如果你認為我學識不夠,不值得跟我討論,那就掰囉!
記者:你中文才有問題。
          「到現場鼓勵年輕人的熱情,會讓他們以為得到我一切的授權。」
          你還失智。
          當然掰啊!你在浪費我時間耶!
~~~~以下討論略~~~~

討論事情,應該一個層次、一個層次談,不該先有結論,再來擁護。
對於別人的話,應該搞清楚什麼用意,而不是堅持以自己的角度來解讀。
一再使用情緒性的字眼,卻又一再否認,是哪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