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未央

「你愛的是我的外貌,還是我的內涵?」盯著電視劇、抱著大圓枕的燕梅,竟冷不防地問了。
小童可不是省油的燈,一派輕鬆地說:「什麼?妳有『內涵』這玩意兒?」
笑著將切好的蘋果放到桌子上,再一屁股賴到燕梅身邊,正打算調整姿勢,好將自己的女人擁入懷中。

燕梅噘著嘴拿起水果叉,突然間身子一扭、面向小童,看來是打算拿這叉子當做威嚇的工具,指著他說:「少給我嘻皮笑臉,認~真~回~答~」
小童將雙掌擱到臉旁,明顯是在裝可愛,以發抖的語調說:「我愛的是一切的你,包括外貌或內涵。」

只見燕梅噗哧一聲,戳起一片蘋果,將身子轉回,逕自找到小童的胸膛。
小童像是答對問題的小朋友,調整到兩人在沙發上最甜蜜的姿勢之後,作勢跟燕梅討那片蘋果吃。
燕梅只消將叉子微微向後挪,小童的嘴就迎上來、叼了去,瞇著眼睛享受這戰利品。

「所以,哪天我不再亮麗了,或是變得庸俗了,你就會離開我。」燕梅喃喃地說,比較接近肯定句。

「小笨蛋!」以開玩笑的力道來說,小童往她腦袋瓜的這一拍,著實重了點。
「感情不是這樣分析的,如果我這麼膚淺,那不就表示你眼光太差了嗎?」

「我要告你家暴啦。」看得出燕梅的眼眶轉著些許的濕潤,也不曉得是痛,還是心裡頭難受,又自言自語:「也是啦!就算你不再跟我打鬧說笑,我應該還是會愛你……吧!」

小童道歉不迭,確實是沒拿捏準,輕輕吹氣、再揉一揉剛才拍的地方。


雖說稱不上是個陰影,但燕梅從沒忘記車廂裡的那一幕,當年寬湖那深情的吻。
誰愛誰多,一向是千古難解、無從比較的蠢問題。但這輩子最不能抵擋燕梅魅力的男人,非他莫屬。

坐懷不亂,是對男人克制力的稱許。小童看似吊兒郎當,在團體生活中,可從沒對女孩子有過輕薄的舉動。而寬湖給人的印象,甚至是更加地拘謹內斂,沒想到卻栽在晨曦中的燕梅。這或許是對女人魅力,無上的讚譽。

對燕梅來說,這一吻來自於誰,並不重要;這吻來得太突然、太過真摯、充滿純粹的感情。朦朧中她不願睜開眼,是想好好享受這當下,這時間、空間都不重要的當下。將雙手環抱他的頸子,當然也是順性而為;如此美好的一個吻,身體沒有任何回應,才算矯情。

燕梅從未對寬湖動過分毫的感情,奇妙的是,直到如今,這吻帶來的罪惡感,竟還在內心深處夾雜著一絲興奮。

當然,對小童的心是無庸置疑的,他深信兩人能白頭到老,即使藏著這絕不能洩漏的秘密。

那是在畢業典禮之前,幾個好友相約環島。年輕男女沒什麼好避諱的,若能有兩間大通鋪,男女各一間是最好;有時卻只能湊合著擠一間,運氣更差的話,就女生睡床、男生打地舖。

就在最後一個晚上,有人提議搭夜車,省時又省住宿費,這當然能獲得一致通過。對於同行的女孩子,當然要有點保護措施,因此女生睡靠窗的坐位,而男生一律睡靠走道的位子。
跨日隔夜的火車上,最多的就是的阿兵哥,也不曉得是要收假、還是剛放假,反正都是沉沉地睡著。到了清晨,還會有些農夫上車,挑著自家剛採收的蔬果,往鄰近的市集銷售。

阿兵哥們的歡呼聲吵醒了小童,睜開眼只看到,坐對面的寬湖急著想抽身,但脖子卻被燕梅環扣著,一臉尷尬。走過身旁的幾個挑菜的婦女,則是面露鄙夷的眼神。

正是這個吻,讓小童察覺到自己的忌妒,原來心裡一直喜歡著燕梅。埋下這個伏筆,直到畢業多年,甚至是燕梅先若有似無地放電之後,才展開了追求。

小童有絕對的把握,那個吻,不會影響到燕梅對他的情感,因此心理沒留下疙瘩,更沒再提起過。
反倒是常在倆人嬉笑時,浮現寶笙的臉龐,那個最懂得他的梗,又漂亮、又有氣質的學姐。

在這世上,包括寶笙在內,沒有第二個人知道,小童始終惦著這位學姐。

他倆大學時就像一對姐弟,沒來由的卻在離校後幾乎是斷了聯繫;或者可以說,是失去了連繫的理由。仍有幾個共同的朋友,總是能收到彼此的消息;幾次在聚會上還遇到了,彷彿回到了過去的時光,打鬧起來還是那麼地親暱。

迎新茶會上,他們剛好就是坐到隔壁,冷眼看著主持人奮力地炒熱場子。在寶笙的眼中,就只是盡個義務,即便這位新生說話再幼稚,學姐還是應該給予溫暖。小童在那時,就是想什麼、說什麼,當然更不會看身旁學姐的臉色。

自己也不確定,究竟是什麼時候長出了心眼的;約略有印象的一次,是在升大二暑假的某個早上,寶笙跑來宿舍找他。T恤牛仔褲的打扮,彎腰將籠子打開,放兔子出來透氣。還在賴床的小童,突然察覺了寶笙的身型十分標緻,不斷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魅力。
是了,也就是在那一刻,小童有了男人的自覺。

興趣和嗜好都頗為接近的他們,個性卻是天南地北;小童好動活潑、寶笙端莊優雅。正因為有雷同、有互補,聊起天來,只需要點撥一兩個詞,另一個人就能領略。從旁人的眼中看來,這絕佳的默契,根本就是來自同一個家庭,還有人慫恿著他們結拜呢。

不管嘴唇上還沾著些蘋果屑,想到這裡,小童輕啄了燕梅秀麗的臉頰。
或許小童跟燕梅,永遠培養不出完美的互動,更難超越那一個滿分的吻。
或許這兩個小秘密,一輩子都不會透露給對方。
天知道未來的路途上,還有什麼艱難在等著他們。

但他們擁有彼此、值得信賴的彼此,會吵鬧、誤解,更會為了一起走下去而努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