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臉告白-1996年醒新社樂生隊的聖誕晚會

就讀輔仁大學的時候,機緣之下,加入了醒新社樂生痲瘋病療養院服務隊。
大一、大二是個討人厭的在野黨,沒機會做事,只能零星地放砲。
大三統籌服務工作,竟是被學弟妹當作保守勢力看待,似乎反對一切創意。
箇中緣由,最後再透露。

只要有我出席的幹部會議,肯定是人人心力交瘁;6:00 會議開始,能在 10:00 淨心堂關門前開完,就是萬幸。






以上,是對外募款企劃書,印象中,至少募到了 16 萬。
由於規定是必須將結餘款存到隊上的服務基金,撥款門檻極高的基金;因此我很努力地追加禮物,全給他花光光!

並非文案感人肺腑,或是公關找錢能力一流,而是 20 幾年的老活動,既有的贊助商很多。
基本盤如:龍山區獅子會、國泰人壽基金會、新莊市政府、雙鳳里里長、還有幾位民意代表。
當然,很幸運地,我們公關還真是又開發了幾個第一次贊助的企業,我也不曉得打哪兒弄來的。只知道,那段時間,他們十分積極地連絡與拜訪。

經驗的累積與傳承,效果就是在此;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是成功的第一步!

如果就這麼簡單,那我怎麼會變成大黑臉?
我們是很有制度的社團,通常早在寒暑假,隊長就會訂出幹部會議的議程表。
一下子沒挖到這一個學期的,下面這張只能算是示意圖。

在 " 意外 " 接任服務組之後,暑假就決定了,整個籌備工作要提前。
唯有不被進度追著跑,才能廣納眾人的意見;急就章的活動,通常就是負責人開會前掰一點東西交差。

暑假就幾乎將各節目負責人給敲定了,並且鞭策導演快點寫劇本。
去年我當救火隊,不到一個禮拜寫劇本,算是很慘痛的教訓。這也是後來導戲的糾紛很多的原因之一 ....

下面這幾張圖,是我們兩個服務組,在暑假期間就討論出來的






而在開學之初的幹部會議,一籌提出的資料如下:




密密麻麻的筆記,除了聽取幹部意見之外,更是拉著大家畫押,訂好各股的工作進度。
(二) 就是二籌要交出來、(三) 就是三籌要交出來。
當然,各股股長也是很積極地確認職掌的細節;我們負責總籌的,當然也會有回答不了的問題,更是要訂一個回覆期限。

接下來是隊員大會,不只要向人民老大報告,更希望大家能積極參與各項表演活動。


以上,就是一個活動舉辦的 " 籌備 " 部份,還不牽涉執行面哩!
分有許多的層次:歷史記錄的研究、總籌者之間的溝通、幹部會議討論、隊員大會報告。

重點來了:誰有空玩全套啊!

大一下才加入樂生隊,應該是要比大一上的還生疏才是;但是,我花了大量的時間,翻閱前幾年的會議記錄耶!
光是這一點,大概就沒幾個人會這麼做。

沒看過會議記錄的幹部,是佔大多數的。
當我在野時,常常打槍幹部提出的案子,因為前幾屆有過同樣的失敗記錄!

當然,誰年輕的時候不白目?我堅持這是人人都會犯的錯。
又有活動經驗、邏輯辯證強、還做了這麼多的功課,打你槍幹嘛留情面?

大一、大二提出許多的改革方案,並不被支持,當然被視為激進派囉!
大三主辦活動,確實將改革理念訴諸實現,也有遭遇阻力,單就聖誕晚會來看:


聖誕晚會的便當錢、交通費,以往都是隊員自己出的;但我堅持,貢獻心力的人,值得收到一個便當與一杯飲料。

心理調適的部份,第一次書面化,並要求隊長、研訓去執行。

伯父母人人有獎,一進場就收到參加獎,減緩沒抽到大獎的落寞感。


以我們如此耗費心力辦活動,都會遇到很多的意見與修正,都會有沒想到、難以當場回答的點。那其他幹部呢?
在幹部會議裡面,雖然有顧問的存在,幹部也是向隊長負責,可是通常是我在要求幹部。


不要跟我說臨場發揮,現在給你時間都答不出來,臨場你能搞定?

這一籌該完成的事,你不要現在才跟我說下次再給,有狀況應該要提早講。先進入下一個議程,稍晚要生出來。

我知道你當幹部沒薪水,但發得起薪水的話,也輪不到你來當。也正因為你沒拿錢,所以我允許你犯錯。

你這個主意,完全不符合活動精神,你跟老骨頭討論過嗎?


於是乎,對學弟妹來說,我是最機車的學長,也是阻礙他們創新的保守派。
據說,某次我沒參與的幹部會議,因為沒人一直提問題,很歡樂地 8:00 就結束了。


最後補充,怎麼說是 " 意外 " 接任服務組呢?因為我想選的是隊長。

樂生隊在我們那時的制度很詭異,是雙首長制;隊長比較大、負責管理,服務組也是選出來的、卻只算是重要幹部。
自認為做事比較駕輕就熟;要學著做人、管理,才有學習的機會。只可惜,民意不給我機會,選輸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