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犯意,有犯行的虐殺 A Few Good Men

洪仲丘案,是一場悲劇,而且是少數曝光的悲劇。

我分三個觀點來看:

一、台灣的部隊不能打仗,已經不是新聞了,服兵役常常扭曲人性的試煉。部隊的體制與文化,就是根本原因。

二、媒體又開始炒做、往聳動裡頭報;跑不到獨家,就編一條!但他們真心關懷洪仲丘嗎?

三、受害人家屬必須要更謹慎發言了,引伸、想當然耳的事情,交給民代與媒體就好。

為何標題要說 " 無犯意、有犯行 "?因為很明顯地,整個過程中,沒人預期會出人命!
這不光是部隊的問題,而是整個台灣的文化使然:結果論。

從前經營社團時,提醒學弟妹要小心,並且應該準備好幾套因應措施。
" 結果 " 又沒下雨、" 結果 " 又沒出問題,所以,是這學長太囉嗦。

入了社會,提醒老闆什麼事情是違規的,也該付出必要的風險控管成本。
" 結果 " 沒被抓到啊!賺到了。" 結果 " 沒出問題啊!幹嘛花這錢?

放了颱風假," 結果 " 颱風沒來啊!
媒體不該這麼操作," 結果 " 有收視率啊!

整件事情的源頭,當然是移送洪仲丘的長官,他們一開始就鎖定給他死嗎?
當然不可能,真的整出人命,難道不會造成心理的陰影?
就算真的是冷血的傢伙,難道不怕萬一情事爆發,影響自己的 " 前途 " 嗎?
再就算這票冷血的人,還真有本事一手遮天;
只為了逞一時之快,卻必須花極大的精神去掩蓋,划算嗎?

再說目前被指控虐殺的戒護士,難道他真的得到指令,要動手殺人?
肯定是只要有人落到手裡,就必須這麼整治的嘛,這根本就是照 SOP 來走。
長官就是這樣要求,學長就是這樣交接,之前也沒出過事情啊!
這就是戒護士打從心裡認定的職責:在操不死人的前提下,給他最大的痛苦。
喊著吃不消的人很多,逼他硬做之後,還不都完成了。關禁閉的人,都想摸魚啦!

真的要說,就是另一個話題了,部隊那變態的環境。
菜的時候要忍耐,老了以後就從受害者成為施暴者。
我服役時,就極力阻止同梯的這麼做:不將這 " 相欠債 " 給傳承下去,當這兵才算有成長。

軍醫院只是橡皮圖章,跟長官、戒護士相同,快速通關,肯定不是第一次啦!
知錢都不照規矩來," 結果 " 都沒出事。
這次出事了,是運氣不好嗎?

當然不是!
禁閉的規矩這樣訂,是有參照醫學的規範,當然不可能 " 照規矩就不會出事、不照規矩就一定出事 "。
終究是要回歸風險控管的概念,那些軍校出身的,或是簽三五年的,有這觀念嗎?

再說整個部隊的制度,只要有 " 督導不力 " 這條規範的存在,一出事就連累長官。
站在個人利益的角度來看,長官確實會嚴格督導部屬,但萬一出事也絕對會協助隱瞞。
第一志願:整個壓下來,不往上報,風平浪靜。
第二志願:損失控制,盡量湮滅證據,阻擾辦案。
第三志願:責任控制,讓負責的人往最小層級推。
別說這次的洪仲丘案,哪個案子不是這樣?

那最高軍事檢察署檢察總長曹金生,根本就是來搞笑的,讓大家在這悲哀的案子能輕鬆一下。
你又不是國防部發言人,有必要一直為國防部擦脂抹粉嗎?還主動找媒體解釋咧。
案子還在查,何必急著定調?只要說明大致偵辦方向與進度就好啦!


其次,草草帶過媒體,那些人是沒當過兵?對於過去的新聞都沒印象?
啊不然怎麼會不懂我上面寫的?
不是不懂,而是裝傻,收視率,遠比真相重要!

撇開軍方的文化特別爛不說,在社會事件裡面,多少殺人案,能在 20 天水落石出?
再怎麼受社會矚目的案子,可以一邊辦、一邊公佈事證?

當然我能理解,這是大眾對於公權力的不信任,不全民緊盯,很容易又被呼攏過去了。
但追查弊案,不是這種態度啦!更不是緊盯 AC尼爾森就叫全民辦案啦!


高大成 .....,跳過,懶得說了;被恐嚇了喔,去報警啦!

整起事件,只有馬英九總統最活該,被媒體、在野黨修理,是剛好而已。
以前一直說,總統不評論司法個案,不介入司法審判。

問題是,你是三軍統帥,而與民間不同,軍法系統是隸屬於軍政系統的。
也就是說,這的確是百分之百在你的管轄範圍之內。
可是就如同,軍事檢察長不該急著為整起事件做定調,反而越幫越忙,引發群情激憤。
三軍統帥馬英九,也不該急著做政治表態,太早誇口你能幫忙。

三軍統帥馬英九,最應該做的是,派心腹去督導辦案。


最後,受害人家屬激憤,是可以理解的。
要求家屬冷靜、理性,是件十分苛求的事。
說醫院不肯急救,似乎就太過、與一般人的認知脫節太遠。

指控他人犯罪,不是不行,但定罪是讓證據決定的,不能讓大家有亂槍打鳥的感覺。
我們瞭解,家屬希望一個王八蛋都別放過。
但萬一冤錯了一個好人,難倒是可以接受的?

聲音檔:http://www.italk.tw/130727charles0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