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愛

仍是貼心的妳,耗盡最後一絲的力氣,就為了輕扣上門,不忍將我驚醒。

離開假寐,攙妳到浴室梳洗。

妳醉了,雙頰胭紅,眼神似迷離、似挑逗。


端上冰鎮的綠豆湯,那慢慢輕啜的唇,竟是如此嬌媚。
妳將湯汁小口小口嚥下,脖子這完美地起伏,
似乎是喉頭原諒了妳,就在不久之前以酒精燒灼著它。

剩一大碗半開的綠豆粒,盤算著明天再為你對入半壺鮮奶。

我倦了、更寬心了,躲回被窩之中。
緊接著,
妳鑽了進我懷裡,調皮地將酒氣呼向我的鼻梢。

我不懂妳的企圖心,只疼惜妳的辛苦。

正如你不懂我的理想,總愛攬些個吃力不討好的差事;
即便如此,還是給我一個溫暖的依靠,幫我舔拭大小傷口。

天亮前的三個小時,肯定能睡得安穩、踏實。

信任,是我倆之間最寶貴的資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