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之後,你還記得什麼?

我考上台大農業經濟學系的在職班了,如果能唸到畢業,最高學歷就是台大碩士。
多年之後,誰會去管怎麼上的。

當然,我相信我夠格唸這學校、唸這科系,也有濃厚的興趣。不然都這把年紀了,隨便混個學歷,是浪費誰的生命?
只是,我的資歷審查並不討喜,相信這 20% 的佔比,該是在後段。
筆試時的準備方向又押錯了,考古題都是以實務、申論題為主,這可令我寬心不少。進考場之後,豈是 " 傻眼 " 一詞可以形容,都是理論、計算性的選擇題,我跟閉著眼睛瞎猜沒啥兩樣。

顯然地,在口試扳回了一成,十分鐘的時間,卻掌握 50% 的分數。我將弱點轉化成為缺點,面對教授的質疑,我沒有一點含扣。
是的,您問的問題,正是我的困擾,所以我想進來尋求解答。
沒錯,我不知道怎麼說服您,因為我的資歷就是不亮麗。
其實,我哥哥也懷疑我,有沒有畢業的恆心,現在我只能口頭保證。

我相信,沒有任何人是笨蛋,教授應該也不傻。與其欲蓋彌彰,不如先承認缺點,再試圖扭轉印象。掌握有限的發言機會,告訴在場的人,我是多麼渴望求知,並且有把握這次不搞砸。

運氣一,現在任職的公司,在業界算是知名,無論在資格審查、口試,我說想學習農業經濟,鏗鏘有力。
運氣二,36 人競爭 30 個名額,人人進入第二階段的口試,為我能發揮強項,買了保險。

就算最終沒辦法畢業,當然希望這不會發生;多年之後,我考上過台大就是事實,誰會特別去調查難易度?

高中童軍團,因為好友跑票,選小隊長時票數相同,最後抽籤沒抽到。多年之後,我的資料就是曾任 " 副小隊長 ",誰管當年小隊長稱不稱職?
大學時,曾回高中童軍團當輔導員,兩位學弟競爭隊長相持不下,最後落敗的一方也是高票落選。
聚會結束前,上台致詞時,我說:
這大概是你這輩子第一次嚐到失敗的滋味,每個人都一樣,未來會遭遇很多的挫折。
我必須告訴你現實,這剛當選的隊長,未來就算做得再爛,在歷史上,他就是隊長了。而無論你多傑出,你也失去再選隊長的機會了。
幸好我們的人生,還有很多事情可以追尋,還有很多位子可以爭取。

現在回去輔大醒新社樂生隊,學弟妹只會問你,你當過什麼幹部?也不會有人問你,你當初幹得好不好。

幸好,時間是有連續性的,現在的我,茁壯於過去的養份。" 失敗 " 是不是失敗,端看你怎麼面對,有沒有從中萃取經驗。

如果你認為我沒啥成就,那就是過去努力不夠,或是我所努力的剛好沒成果;也有可能是,再多點耐性就看得到。
如果你認為我有點成績,那絕不單純是因為運氣好,我還是有做了些努力。

重點是,我又何必在意你怎麼看待我?我哪管你定義的成功或失敗?

多年之後,你還記得什麼?
不過就是幾個虛名的堆疊,不過就是些茶餘飯後的話題。

參考觀點:小人物天空 082 聯考世代的不適應-感謝老人幫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