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明日會


第一次上 KTV 是在高二下,從救國團的 " 曲冰拓荒隊 " 回來之後,咱們第一小隊 " 曲霧小隊 " 的聚會。四個同屆的建中生,與三個大我們一屆的松山商職女生,讓我第一次有類似小團體的感覺。之後怎麼漸行漸遠?怎麼淡掉的?忘了。
直到多年前,在東森看到洪培翔當上了主播,才隱約想起這段回憶。


陸續參加很多活動,看了很多的緣起緣滅;總算明白,船過水無痕,交到一兩個朋友就算有賺到。

只要氣候許可,星期天常常到二重疏洪道打籃球,很榮幸參與了這團體將近 15 年的歷史。
20 年前,一群泰山國中的畢業生,想維繫彼此的友情,因此選擇了 " 打籃球 ",這個門檻低、又不花錢的活動。經由朋友的介紹,在大二時加入這個打全場的隊伍;時至今日,我是年紀最大的老將了。
每個禮拜總能到十幾個人,但那一群原始成員,只剩三個人還在球場奔馳。這是據我所知,歷時最久的聚會了。

在王文華的夢想學校,在第一屆當然是實驗性質濃厚,班代 Mr. Jamie 也不曉得該怎麼整合一群各懷鬼胎的傢伙吧!夢想六班首次在 FB 成立了社團,也吃過了兩次飯,啊然後呢?也就是回歸到基本面,只剩私底下零星的聯絡吧。

2013/1/13 是夢想 11 班的第一次同學會,經驗告訴我,打鐵要趁熱,拖越久、越容易流散掉。不含工作人員與眷屬,出席 11 人,算是不容易了。午餐完之後的 KTV 卻是意想不到的成功,絕對是這輩子最過癮的 KTV。沒人虐待你的耳朵,更沒人搶麥克風,足足四個小時的 " 自然 high "。

但這不能視為常態,不愛唱歌的人,難道就無法融入這個班級?

我不知道這股氣,能延續多久?又能讓多少人感受到?
就只能盡人事、聽天命,在我能把握的部份;或許多辦個幾場聚會,直到沒幾個人想來。早晚會有一天,會自然而然地轉入地下化。

同學,你願意讓我陪你走多遠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