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2 披著人權皮的特權:扁司法二三事

政治第二代,果然都有傳承的個性,先舉藍營的例子:馬英九追隨蔣經國、陳履安經營斯文形象、連勝文喜歡被拱、李慶華自我感覺十分良好、蔣孝嚴還以為自己是太子黨、吳志揚盤據桃園;最扯的是郝龍斌,還真以為自己很親民。
郝龍斌此地無銀三百兩,掛「自由巷」、倡「阿扁保外就醫」,只差沒發誓這不是政治動作。

郝柏村曾經『手握天下兵馬、麾下何只千萬』,只可惜著了李登輝的道。而馬鶴凌根本只是個從未出頭的小黨工,我猜,郝龍斌是看不起馬英九的;既然馬英九都能當總統了,那為何我不行?

離題了,看來這將是一篇得罪兩邊陣營的文章,因為接下來的篇幅,都是要給陳前總統阿扁先生。

「卸任總統辦公室是公務機關的延伸,屬於廣義的公務機關。」是不是公務機關,由你定義喔?
那卸任總統是不是公務員?如果不是,怎麼會在公務機關辦公?如果是,怎麼領的是退職金、退休金?

就算我們退一步,就當你是公務機關好了,公務機關就得 " 依法行政 "。
又是引用哪個條例?有權限放置國安會、國安局、國防部、外交部及調查局等單位提供的重要文件?
總統卸任了,腦袋裡的機密,總不能硬要他遺忘;可是經手過的文書資料,可以隨意帶走喔?
這麼說,我們從任何公司離職,都能隨意帶走自己經手的文件,原公司不能來告我們,竊取商業機密或是背信罪囉?

原本想舉「黃任中」的例子,來跟阿扁的保外就醫做對照,才發現大家記性都很好,太多人說了。
不清楚這個例子的人,就自己去問 Google 大神吧!相信有很多文章能看,不差我這一篇。

我們先釐清一下,阿扁的保外就醫,是醫療問題、人權問題、獄政問題、還是政治問題?

最下面有柯文哲發起的聯署書,根本邏輯在於,醫療是基本人權,洋洋灑灑列了一堆疾病。但這些疾病,都屬於慢性病,更非重症,根本不符保外就醫的條件。
最精采的是精神問題,暗示著陳水扁是冤獄,所以鬱悶,所以無法在監牢裡面治癒。

如果是獄政問題,受刑人對於坐牢不習慣,就可以保外就醫?受刑的環境不佳,就能主張出來放風?那全台灣的受刑人,都能排休,每年都出來保外就醫一兩個月。
不讓陳前總統做工,說是剝奪基本權利;那萬一要他做工咧?上手銬都說是汙辱了,讓前總統做工 8 小時還得了。
當然,如果阿扁被關在牢房時間過長,的確很不人道,是該檢討這一點,可是與保外就醫何干?

如果事後證明,阿扁確實是被構陷,那將如台灣的曼德拉一樣,名留青史。根據目前的制度,阿扁確實很難放出來就醫啊!誰放他出來,反而是不尊重法治,可是要在歷史上留臭名的。

因此郝龍斌這一個爛招,實在是損人不利己,似乎是想讓馬英九再度陷入 2004 年的困境。
當年總統選舉後,連宋在總統府前面靜坐,身為中常委的馬英九,理應現身相挺。但身為首都市長的馬英九,是該解散非法集會的!
只是這一次,馬英九總統根本沒有兩難可言,反正我就是堅守原則:不予理會!

先不論馬英九是否把髒手,直接或間接地深入司法,這幾年他也受夠了。
早在上任之初就說了,司法改革的重點之一,就是總統不干涉司法,讓司法真正獨立。
重大爭議的案件,檯面上一律不管,因此被說軟弱;萬一真的公開管了,一定更被砲轟到死。

那郝龍斌,得到了什麼政治利益?
雖說不至於因此得罪深藍,降低被提名為總統候選人的機率,其實也沒幾趴機率好降。但肯定會得罪中間選民,而藍營支持者更是不爽,綠營倒是會很高興。

綠營在高興什麼?當然不是阿扁被釋放的可能性增加,而是多了做秀的舞台;童仲彥這次可露臉了,搶到了先機。
綠營的人,才不希望阿扁真的被放出來咧。
參考史料,岳飛不是被秦檜害死的,而是一國不能有三個皇帝。金人不殺徽宗、欽宗,不是不敢殺,更不是壓著做人質;而是確保現任皇帝,願意偏安南方!對宋高宗而言,領土比較小的皇帝,總好過沒皇帝當!

有一個李登輝前總統,三不五時冒出來指指點點的,已經夠頭痛了,尤其最近還說釣魚台是日本人的。阿扁在裡面,都能透過放話系統,批評民進黨目前的領袖人物。萬一放出來,更能結合目前不在權力核心的人,就算無法反攻黨中央,也夠狠狠地咬一口了。
對民進黨而言,在獄中的陳前總統,遠比放出來的,有用多了。

你可以高喊:『阿扁無罪、釋放阿扁』,我絕對尊重你的判斷。
但請別跟我說,陳水扁坐牢沒享特權;更別汙辱『人權』這詞,以它做藉口,來圖謀自己的政治利益!



侵占公文案 扁出庭作無罪答辯
中央社 – 2012年8月22日 下午2:36
(中央社記者黃意涵台北22日電)

台北地方法院今天首次開庭審理前總統陳水扁涉侵占國家機密文件案。扁的委任律師出庭前表示,他們將作無罪答辯。

陳水扁被控於民國97年3月總統大選後,指示幕僚,將執政8年期間國安會、國安局、國防部、外交部及調查局等單位提供的重要文件,全數打包運往位於台北市館前路的卸任總統辦公室。遭特偵組依侵占公物、隱匿公務員職務上掌管文書及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等罪起訴。
陳水扁委任律師洪貴參出庭前表示,扁氣喘、胸悶等問題仍無改善,心理方面開朗不起來,鬱鬱寡歡。

洪貴參說,卸任總統辦公室是公務機關的延伸,屬於廣義的公務機關,扁沒有侵占的意圖。
洪貴參表示,陳水扁將相關公文帶走是可以銷毀的,但銷毀本身沒有侵占的問題,「為什麼不銷毀就是侵占?」今天會作無罪答辯。



郝:支持讓扁保外就醫無關大選
中央社 – 2012年8月22日 下午3:06
(中央社記者許秩維、孫承武台北22日電)

台北市長郝龍斌今天表示,提出讓前總統陳水扁保外就醫,是希望解決紛爭,「沒想過和2014、2016畫上等號」。
郝龍斌昨天在「自由巷掛牌」記者會時指出,應以正面、積極態度處理陳水扁保外就醫問題,對撫平社會傷痕有指標意義。此外,郝龍斌今天也投書報紙,認為台灣面臨國際經濟困局,更應停止內鬥,自由巷掛牌與扁保外就醫,都是從尊重對方做起,撫平傷痕方能邁向社會和諧。

郝龍斌今天上午出席環保署25週年署慶,會後媒體詢問昨天的談話是否為2016總統大選鋪路。郝龍斌表示,他早已預料會引起爭議,但拋出看法,是從社會和諧角度出發,讓陳水扁經專業評估,解決紛爭、弭平傷痕,大家共同拚經濟,總要有人跨出第一步,但「沒想過和2014、2016畫上等號」。

他指出,現在經濟狀況不好,藍綠問題不解決,無法全力拚經濟,加上日前公視選董監事的結果,更顯現出只有政黨立場,沒有全民利益,讓他決定提出這個意見;同時也是基於對前任總統的尊重和人權考量,總統馬英九事先不知情,事後兩人也未通過電話。

郝龍斌也建議,相關單位應組成醫療小組,成員包括各大教學醫院專家,針對陳水扁的生理及心理健康狀況專業評估。
稍早郝龍斌接受廣播主持人趙少康訪問時也表示,台北市長郝龍斌今天表示,他只是提醒各界應盡快做這件事,因為事情拖得越久,社會的傷痕越大。至於陳水扁應否特赦,郝龍斌認為,陳水扁保外就醫及特赦與否是兩個層次的問題。


http://www.taiwanenews.com/doc/20120609101.php

醫療人權原則 儘速讓陳前總統保外就醫

陳前總統歷經羈押、起訴與受刑已經 4 年之多。兩年多來陳前總統因為胸悶、呼吸窘迫、胃痛與胃部灼熱感、身體麻木、刺痛與畏寒、四肢冰冷、皮膚濕黏,兩度被送到行政院衛生署桃園醫院進行一系列的檢查。最近更被送到醫學中心級醫院-林口長庚醫院接受更精密的檢查。各項檢查結果顯示陳前總統有逆流性食道炎(胃食道逆流)、十二指腸前壁炎、直腸糜爛、心臟冠狀動脈疾病、左下肺葉塌陷、輸精管出血(血塊)、攝護腺炎、高血脂症,以及混合焦慮與憂鬱情緒。

為何陳前總統會有如此的生理疾病與情緒反應?從其經歷我們可以很容易地瞭解:他歷經美麗島事件、市議員、立委、台北市長與八年總統任期,從年輕到現在,一輩子服務公職,服務國家、奉獻社會,從未歇息;但是總統卸任後,不僅身陷囹圄,還要繼續應付排山倒海的訴訟壓力以及輿論的批評。

這些生理與心理的表現與他的性格與目前的處境大有關聯。舉例來說,內視鏡檢查發現胃食道逆流,食道的下端有胃酸造成的腐蝕,這是因為兩人共用的 1.3 坪牢房既裝不下床,也沒有桌椅;陳前總統因此必須趴在地上寫字,頂著肚子造成腹壓增高,所以胃食道逆流的症狀難以改善。醫師們建議總統就不要寫了,他回答說:「我整天關在這裡,我不強迫自己寫一點東西,會先瘋掉」。他的個性使他即使在最困苦的環境裡,仍然保持健全的自我功能。但是許多不對的方法與措施,使陳前總統的身心狀態持續惡化,非常令人扼腕。

又譬如,一般收容人每天可以下工場活動約8 小時,但北監以無法維持安全等理由,剝奪陳前總統這一個基本權利,讓他形同被關禁閉一般。除了在天候允許情況下可以有每日30 分鐘的放風外,可以說一天24 小時都被禁錮在狹小到令人不敢置信的環境裡,經年累月,身心俱受重創!

即使受刑人也應該受到尊重,這是普世人權的核心價值。陳前總統的身體狀況,絕對需要在監獄以外的地方接受治療。

醫療是基本人權,我們呼籲儘速讓陳前總統保外就醫。

聯署發起人(按照姓氏筆劃排列)
柯文哲 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
郭正典 台北榮總醫學研究科主任 陽明大學急診暨重症醫學研究所教授
郭長豐 行政院衛生署台北醫院副院長
陳喬琪 馬偕紀念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 台北醫學大學精神科教授
陳昭姿 前台灣北社社長
張葉森 台灣客社社長 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
我們呼籲各專業領域人員踴躍聯署陳前總統保外就醫,並請將您的大名、職稱及所屬機構、email 信箱傳至:formosaforum@gmail.com 謝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