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1 順勢而為、看天吃飯:蔥價上揚時

身為一個小人物,又未曾親手栽種過一根蔥,我是哪根蔥來評論台灣的農業問題?
面對蔥價上揚,我還真不是想罵農民、盤商、政府;對我來說,菜價是既成的事實,如何 " 因應 ",遠比問 " 為什麼 " 還重要!
身為曾經長時間觀察蔥價的人,有三點小小的建議。

首先,身為一般的消費者。
" 吃 " 這檔事,就是要 " 看天吃飯 ";盡量吃 " 當季 "、" 盛產 " 的食物。

尤其是最近的新聞有這兩個關鍵字 " 搶種 "、" 搶收 ",難保有比較不道德的農民,為了利潤或減少損失,而提早收成。因為市面上大部份的農產品,不限於便宜的喔,都會使用化學肥料與農藥,在不該採收時,容易有殘留。
豬隻、雞隻也一樣,尺寸過小的,很容易是病死的。除非像乳豬、春雞之類的食材,刻意採用小隻的。

在當季盛產的時候,一定是適合農作物生長的環境與季節,生物本身就有強健的體質,施以農藥反而是徒增成本。反之,不該出現的食材,如果不是品種改良有所突破或進口的;栽種時就必須跟老天爺對抗,你知道武器是什麼的。

其次,身為使用蔥為原料的業者。
我真的曾經大量使用過蔥,在我賣胡椒餅,那將近一千個日子裡,一把一公斤的蔥,最貴買到 400 元、最便宜是 25 元。

我不建議採用替代方案,除非別的食材本來就更好,使用蔥反而是成本考量;一旦蔥變貴了,自然回到本來就比較適合的食材。很多行業,計算成本的方式,常常是抓最便宜,萬一原物料上漲了,就受不了。
我在餐飲業時,通常是以偏高的成本,或是全年均價來計算,那我風險的承受能力就會比較高。當然,客戶不是笨蛋,願意接受你任意抬高價格,因此要想辦法運用其他競爭力來彌補。

我當時的藍海策略是:完全不包肥肉、蔥比肉多。直到現在,還是很多人懷念我的胡椒餅,因為你吃不到第二家,敢擺明了走小眾市場。
曾再一次颱風過後,客人咬下去之後驚呼:「你的蔥怎麼還是這麼多!」
我也只是淡淡地回答:「在蔥便宜時,也沒人跟我計較;蔥貴時,我怎麼能跟客人計較。」
是的,一顆售價 30 元胡椒餅裡面,蔥的成本就佔了 10 元,其實心裡是淌血的,但這就是行銷費。

最後,如果你是想種蔥的農民
。請務必做好的防颱、排水措施,這良好的風險控管,在別人沒貨時,會有回報的。

在颱風過後,也別急著搶種;每年都一樣,一窩蜂的搶種農作收成之後,大部份的價格是跌落谷底。很有趣的是,大部份的人,總是憑直覺在耕種;在別人覺醒之前,這就是你的機會。
每年都淹的地方、每年都會有風災損失的農地,難道完全無法做風險控管嗎?很多農民不是不懂,就是一個惰性;反正我就是種,風險就交給政府,風災補助等救濟措施,讓我可以得過且過。

因此,我認為公部門應該要花更多心力,在輔導農民自己要判斷、預防風險。當然,既有的救濟措施,不是不該給;就像我們公衛所學的,花一元在健康促進之上,就能少花十元在醫療。

題外話,下面這篇新聞,寫稿的記者,似乎很捨不得用『句號』。


天氣回穩供應卻短缺產地蔥價再創天價 每公斤漲破兩百元大關
中廣新聞網(李河錫報導) – 2012年8月11日 下午6:49

蘇拉颱風遠離後,連日來天氣穩定,但是復耕成長緩慢的產地青蔥,在農民搶收過後,全台青蔥出現供應斷層、大缺貨的窘況,導致粉蔥、宜蘭蔥再創三年來新天價,每公斤漲破兩百元大關,農糧署評估,因青蔥復耕慢,短期內價格恐怕難以回穩。

蘇拉颱風帶來強風豪大雨,重創全台各農業產區,尤其市長相脆弱的青蔥受損更是慘重,儘管颱風遠離後,連日來天氣還算穩定,但是在農民搶收過後,復耕成長相當緩慢,各產地青蔥幾乎已出現供應斷層、大缺貨窘況,行情更是節節上升,每公斤平均價從災後的一百二十塊,近日更漲破兩百元大關,彰化地區農民所收成的粉蔥,一載往溪湖果菜市場,因物以稀為貴,幾乎在場外就被中大盤商給攔截,一再競標搶購一空;蔥價高令餐飲業者大喊吃不消,並質疑遭到人為蓄意哄抬;然而農糧署主秘蘇茂祥分析表示,蔥價高漲主要是因為南、北產地太過集中,不輪粉蔥還是宜蘭三星蔥,都嚴重受損,產地蔥價才會一直上漲創新高,並沒有人為蓄意哄抬現象。

市場人士也強調,因為青蔥復耕期比較長,長達兩、三個月,除非有農產貿易商進口青蔥來挹注,否則青蔥價格在短期內恐怕很難回穩,餐飲業者與消費者,不妨可使用相對便宜的洋蔥來替代,才能夠省成本、省荷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