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0 想鬥爭還怕找不到理由:砲口老是對內

在宋朝的新舊黨爭時,找對的人重要,還是建立制度重要,都曾經在同派系內引起爭論。
在我看來,找對的人是基本要件,制度可以不用多但一定要嚴格執行。
別說國軍,其實在華人文化裡面," 有關係就一切沒關係 " 已經是根深蒂固的觀念了。


對於大部分開車的人來說,一上路就超速了,因為道路限速總是不合理;很多禁止停車的地方,老是不拖吊。一旦哪天突然執法了,被開單的人,也只能徒呼負負;你就是違法啊,有什麼好說的。
大陸的整個政商環境,根本就與之前經濟起飛的台灣相同,兢兢業業經營,常常比不過走偏門的人。也就是說,檯面上的成功者,常常有把柄握在主管單位手裡,要公了、私了,這空間就很耐人尋味了。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這是千百年來的潛規則。因為竊國者是集團性的、牽連甚廣的,沒那麼好處理,不如大家把利益拿出來大家都分一杯羹,風險最低。

戰爭時期,官會升得很快,因為總是很容易出缺;戰技強還不夠,還得要運氣好。諾曼第大空降時,任憑你的槍法再準、領導統御再強;跳傘還沒落地前,誰也不敢說子彈會不會招呼到自己身上;甚至很多人連跳傘的機會都沒有,飛機就被擊落了。
亂世出英雄,任憑你是趙雲再世,在承平戰備時期,你就是沒有一展拳腳的機會。

既然沒有戰爭來挑選將領,整個部隊就變得非常扭曲,開始比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皮鞋不是刷乾淨就好,甚至不是擦黑就好,而是要擦到鏡亮。棉被要折得像豆干,因此大家都折好之後放旁邊,蓋睡袋。皮帶扣一定要是容易氧化的銅質,如果沒服兵役,我還不會知道什麼是銅油。當然我很清楚,這都是精神、服從的展現,但都已經走偏鋒了。

原本以為,空軍和海軍會好一點,至少當兵環境會人道一些。這部份的資訊有限,不好多說;但軍官的劣根性,看來可是三軍同步啊!

這次的事件,很明顯是派系鬥爭,有人找到了機會,可以整肅異己。不料弄巧成拙,捅到了主權問題的馬蜂窩,把自己搞得像日本自衛隊台灣分隊。
上面不拔掉一些人,下面怎麼有機會往上升?
朝中無人莫做官,我今天還真會吊書袋。當無法考驗出真本事,而大家表面功夫都做足了,缺就是這麼少,集團性的鞏固彼此的利益,成了最好的選擇。

為避免人的惰性,造成組織劣化、發展停滯不前,良性競爭在所難免。部隊裡面,總不可能給兩個將領實兵,真的去拼個你死我活,因此,確認遊戲規則就更加重要。
就算我們從官校、尉級軍官開始,一路都培植正直的人才,也就是找了對的人。也無法避免遭遇競爭問題,終究需要一套公平、合理、可遵循的競爭機制。

一個好的管理者,是營造好的競爭環境,讓人才能通過考驗而勝出。
當我們有了規範,就是嚴格執行,不要一再開放特例,更別讓執法者有動手腳的空間。
模糊地帶,真是罪惡。


海軍將領抗命爭議 張鳳強少將願測謊釐清
NOWnews – 2012年8月10日 下午5:24
社會中心/台北報導

前海軍168艦隊長張鳳強少將懲處案越演越烈,為了證明自己絕對沒有「抗命」和「擅離配置地」,張鳳強目前已經表示,自己願意主動接受測謊以釐清雙方陳述真偽。
根據軍事學者指出,這起罕見軍紀案件的懲處或調查關鍵,乃在於軍方如何論證張鳳強是否有率艦越區操演的管制環節,而本案件最後所認定的標準和邏輯,將會牽動未來國軍在海、空演訓的思維。

而會讓案件爭議升高到必須讓將軍親上火線進行「測謊」,主要是因為當時隨艦裁判小組長隋己龍聲稱,曾經試圖制止張鳳強率艦越界操演;但對此,張鳳強嚴正表示,自己沒有聽到,讓案件爭議陷入雙方各執一詞的羅生門。
海軍司令部政戰部主任夏德玉中將在今(10)日上午表示,若案情的爭議關鍵無法從一般證詞得到釐清,將會在當事人同意下申請測謊;隨後,張鳳強也以簡短回應表示,「我同意」接受測謊。而另一名案件當事人隨艦裁判小組長隋己龍,是否願意測謊,目前尚未獲得回應。

但不論結果如何,整起案件在相關人員懲處案全案被國防部退回海軍重新調查後,海軍在下周一將會召開官兵權益保障委員會,來審理張鳳強的申訴案;而審理的結果也將會牽動包括海軍艦指部指揮官蒲澤春中將、教準部指揮官薩曉雲中將、副司令劉俊英中將以及督察長周美伍少將等四大海軍系統的官位命運。



備役上將費鴻波:有權者發火 要整張鳳強
作者: 吳明杰╱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2年8月9日 上午5:30
中國時報【吳明杰╱台北報導】

前海軍艦隊長張鳳強率艦操演越界遭重懲,海軍備役上將費鴻波昨天痛批說,「這是一個有權的人發火後所做的決定,是要對張鳳強趕盡殺絕!」他強調艦隊在海上拍發電文,本來就不需核備回覆。
費鴻波感嘆的說,此案讓他覺得當一個退伍軍人很丟臉,也因為看到中華民國海軍完蛋了,所以不得不出來說話。

費鴻波說,海軍艦隊在海上為了隱蔽,須保持無線電靜默,如事事須拍電文請示還等奉核,不僅暴露行蹤,艦隊也乾脆不要走。他強調,海軍的慣例作法,是拍發電文報備後,只要沒有回覆就是核備,所以才有「謹電核備」的用法,「現在海軍哪個長官幾十年來不是這樣做?」現卻說張鳳強電文未奉核違紀,看來海軍已不像以前有肩膀,敢講真話。
對海軍高層指通過與那國島十二到二十四浬時不得有軍事行動的說法,費鴻波更覺不可思議,也完全錯誤,直批是自我設限,不解現在海軍操演時怎會有此規定。

他透露,過去海軍為了驗證水面艦和潛艦的戰力結合,曾一個月內去此水域來回高達二十八次;民國九十二、三年間漢光演習時,還曾在與那國島西方二十三浬的鄰接區火力展示。當時日方也來抗議,但我堅持日無該水域主權,對方也沒再吭聲。因此就算艦隊這次通過與那國島東方十五浬也根本沒問題。
費鴻波痛批海軍現在搞不清楚國際海洋法,他說十二到二十四浬鄰接區,除海關、財政、衛生、移民問題外都不得干涉,僅享有主權利益。他還當場電告周伍美要更正說法,否則會被國際恥笑。
費鴻波也質疑說,艦隊這次還前所未見的遭遇日本自衛隊P-3C反潛機凌空長達半小時,顯示對方帶敵意。

雖最後只是向我駐日軍協組表達關切,但對日方這項大膽動作我方才應抗議。
他自己統計,海軍過去三年共培養五十六個艦長,但死、病和犯錯已折損十七名。軍方這次如此糟蹋張鳳強,以後誰還敢做事?他認為此事因涉個人利益導致張鳳強遭到整肅,而軍中的人評會制度也是先射箭再畫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