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07 獲利是老闆的責任:原地踏步的職棒

十年前,離開某家有名氣的小公司時,總經理親自約談挽留;說話不懂得修飾的我,不留餘地說了這話:「你說沒有好用的幹部,來幫你運作這家公司,但都已經十幾年了耶,難道就這麼倒楣,一兩個人才都遇不到?是你留不住人才吧!」

另外,有個產業,經營了二十幾年,從來沒賺過錢。老闆會跳出來罵政府、罵員工、罵客戶,其實並不奇怪。
最奇怪的是,他們還繼續經營,然後說自己是佛心來著 ............

回到職棒元年的環境,偶爾爆冷擊敗古巴的球員,都是在三級棒球到威廉波特夏令營,每天揮汗練球,擊敗跳水烤肉的美國少棒球員。今天不討論政治因素,但孕育出的優秀球員已經漫出來時,成立職棒或許是不錯的時機。

創業,確實要一股傻勁、需要熱忱,尤其洪騰勝,貢獻良多。但商人果然還是比球員奸巧,要球員簽下五年的『不定期存續合約』:薪水隨我開、你不能跳槽、但我隨時能開除你。
反正也沒人知道能否成功,薪水看來是比業餘高,球員當時沒有太多的異議,也就簽下去了。
這一個萬惡的合約,造成了這二十幾年來的紛擾。

先講職棒簽賭問題,其實比較精確的說法,是『棒球簽賭問題』。早在1977年小野的得獎小說《封殺》,就揭露少棒的簽賭、打假球的問題。這篇小說就只有一個缺點,主角最後是被 " 觸殺 ",而不是 " 封殺 "。
賭博是千年難解的問題,你無法完全防堵,只能與之對抗。美國有黑襪事件、日本有黑霧事件,而台灣這二十幾年來,根本就一直沒擺脫打假球的陰影。我敢負責任地說,台灣被抓到的球員,為何直呼倒楣?因為這是結構性的問題,而他們只是冰山一角,根本只是小咖。

職業運動的經營,也分為兩大類:日本職棒是視為廣告支出,雖然賠錢,但能為母企業帶來形象與營收;歐美根本是視為獨立的生意,球團的運作,本身就是要獲利,至於像西雅圖水手隊為任天堂廣告,只是附加價值。
台灣比較偏日式,至少在發展初期,要讓支持的企業有好處。在職棒開打之初,味全的名聲比統一要響亮,但統一就是比較能利用這個行銷工具。
話說回來,味全、三商、中信、俊國,難道出不起這個錢?就算沒收到行銷效果,這幾千萬也不是什麼大錢。而他們退出職棒,不是不想玩,而是玩不動,簽賭問題太嚴重了 ......

要如何與組頭對抗?當然就是健全整體環境,除了道德教育之外,就是要墊高收買球員的成本、墊高球員放水的代價。
一個年薪一千萬的球員,收買他放水一場,要花多少錢?
一個年薪一千萬的工作,有多少人會去爭取?後面一堆球員虎視眈眈,你只要 " 失常 " 個幾場,可能職業生涯就結束了。

且看這些老闆怎麼 " 經營 " 這個環境:
牛隊反世界潮流,不給複數年約,甚至半年調薪一次,要加薪、要減薪,球員都不能含扣。
兄弟老闆不只一次恐嚇要解散,拿球員的工作權來要脅;擺明了,我寧願把他玩爛、也不給別人接手。
我曾說過,沒有運作完善的二軍,我就不再進場看球;這一點,似乎有改善的端倪。
老闆們曾呼籲球迷進場看球,他們才有經費改善環境;我開公司時,怎麼沒有客戶先買我的爛東西,我再慢慢改善?
台灣市場小,球團蓋不起球場也是合理的,但只有統一、La New 認養球場,其他球場連上廁所都有怕滑倒。
看到林書豪球衣熱賣了沒?台灣有過熱賣的球衣或值得珍藏的紀念品嗎?

其實說穿了,就是格局太小,不肯下定決心,好好投資經營。
有沒有從中獲利?一定有!
除了兄弟隊之外,哪一個母企業,沒收到廣告的效果。

最後再強調,職業運動的本質:架構在公平競爭基礎之上的 " 秀 "。
因此,職業運動的道德標準,必須比司法更嚴苛;這不是感情問題,而是生存問題。

Michael Jordan 的爛賭是出名的,但他從不賭 NBA,這已經是 NBA 容忍的極限了。他與 Charles Barkley 在 1993 年總冠軍賽,對賭自己投藍 " 會進 ",就遭受相關當局的約談與警告。

美國職棒目前的安打記錄保持人 Pete Rose,下注自己參與的比賽,被逐出棒球界直到現在。
1920 年芝加哥白襪隊的 " 黑襪事件 ",也不是每位球員都認罪、甚至有球員只是知情不報;在最高的道德標準之下,都被終生禁賽了。
1969 年日本職棒的黑霧事件,株連更廣,即使有清白的球員被冤錯,但職棒禁不起風險,也都是先禁賽再說。

呂文生身為總教練,承認了透露球隊內線消息給組頭,對於職業運動來說,已經是動搖國本的行為了。我很喜歡看他打球,也為國家隊付出許多,帶來不少榮譽;也很欣賞他將統一隊打造為雄獅軍團,雖然好投手總是爛掉的問題始終沒改善。
但我必須要說:「飛總,台灣職棒已經不可能有你的位子了。」



牛若墊底作收 全隊擬砍薪3成
自由時報 – 2012年8月7日 上午4:25
〔自由時報記者林世民/台北報導〕

興農牛本季砸重本補強戰力,卻無法反映在實質戰績上,打完82場比賽只拿下26勝4和52敗,勝率僅0.333位居4隊之末,讓球團忍不住使出撒手鐗,揚言若年度戰績墊底,全隊大砍薪水30%,投下震撼彈!
牛領隊楊仁佑上週六召集球員召開閉門會議,會中除檢討戰績低迷外,還宣布如果年底又打最後一名,除了已簽複數年合約的球員,與今年打擊屢破紀錄的林益全外,將考慮明年全隊減薪30%,震撼性政策讓球員錯愕。

楊仁佑昨證實這項新政策,他表示自己從6月份起就只領半薪,去年球隊虧損約6300萬,今年恐突破8000萬,說是激勵選手也好,或給球員一些警惕也罷,今年球隊無論各項目標都未達預定要求,勢必要作出一番調整,他說:「這是初步想法,不排除以聯盟減薪上限30%基準,細部內容還會再調整。」

年度預算暴增
戰績人氣反低迷
牛隊季初光是簽新人林晨樺430萬、黃智培460萬、賴鴻誠360萬、許文錚240萬等,簽約金至少就花了近2000萬;還與陽建福、張建銘、沈鈺傑、鄭兆行等人簽下複數年合約,團隊年度薪資預算暴增至7500萬,但換來的卻是一片慘綠成績,會有如此作法可以理解。

中職史上也出現過不少次集體大減薪,最慘烈的是2001年,體認大環境不佳,各球團通過了齊頭式減薪的協議,前一年冠軍統一隊平均減幅25%,其他則高達35%;牛隊近年薪資也緩步下滑中,2011年因連兩年未拿總冠軍全隊減薪20%,今年初好不容易調升,讓本土球員平均月薪超越兄弟象來到第3,明年恐怕又將落居最後,且這次因戰績不佳被大砍薪水又將創下紀錄。



狂牛開訓/泰山「薪」冷快閃 領隊怒嗆 700萬就放人
  更新日期: 2008/01/17 04:09
〔記者羅惠齡/台中報導〕

興農牛昨天在凜冽的冷風中完成新球季開訓儀式,剛完成談薪的狂牛部隊,「薪」情似乎也很冷,團隊氣氛凝重,遭扣薪4萬元的主力砲手張泰山更在行禮如儀後直接離場,因此惹火領隊劉志昇,他說:「泰山不該把事情搞得那麼複雜,若真的想走,可以,想買的球隊拿700萬元來談!」

全員薪情冷颼颼
去年牛隊排名墊底,今年調薪沒有更多空間,球團甫結束全隊調薪,多名球員遭到扣薪命運,大家心情都不好,昨天開訓典禮,氣氛就跟天氣一樣冷。
心情最差的該屬張泰山,去年出賽全勤,各項打擊成績並沒有掉落太多,但他仍被扣了4萬元,昨天開訓典禮前,興農總裁楊天發特別走了一趟球員宿舍,對大家精神講話,並讓球員有溝通機會。

張泰山向總裁表達了自己對今年獲得薪水的想法,當時雙方意見就不一致,氣氛已經很僵,等到了開訓會場,泰山更是低頭不發一語,儀式結束後,球隊展開分組練習,泰山已經悄悄離開球場,開車離去。
劉志昇不見泰山蹤影相當火大,他說,就算心情不好,也該以溝通方式,不該這麼不成熟如此離開。

劉志昇對泰山沒參加練球很生氣,對他先前向媒體對球團不當發言更是震怒:「你是公司的資產,如此擅自對外發言,與公司對立,到底有什麼意思?」
張泰山剩下30萬元,劉志昇說,他應該要知足,因為好不容易把原本的25萬元拉到30萬元,能保住現在的薪水已經算很好了。

泰山尊重公司決定
昨天張泰山回到家後,都由他的太太吳靜宜對外發言,吳靜宜表示,泰山的情緒管理確實不太好,但兩人經過溝通,心情已逐漸平復,今天應該會回球隊練球。吳靜宜澄清,昨天泰山並非不假離開,他事先有向每一位教練打過招呼,也有請假。
至於劉志昇的「700萬元就放人」說,泰山表示,一切尊重公司決定。



批棒協斷生路 飛總赴紐教棒球
民視 – 2012年8月7日 下午8:11
批棒協斷生路 飛總赴紐教棒球

前統一獅總教練「飛總」呂文生,因為涉嫌將球隊內部資訊洩漏給組頭,遭地檢署緩起訴處分,義務勞務60小時,案發之後,呂文生也被中華職棒永不錄用,棒球生涯幾乎告終。
今天,呂文生在臉書上痛批,中華職棒和棒協,剝奪他的工作權,失望之餘,他將棄台灣而去,明天中午就要到紐西蘭,擔任青少棒客座教練。

中職與棒協都不願回應,到是網友反譏,呂文生難道是要到紐西蘭,教人家如何打假球嗎?正反意見兩極。
呂文生背信罪緩起訴,到高雄中正國小,服義務勞役,教小朋友打棒球,隨後呂文生卻在臉書上,發表一篇文章,痛批中華職棒和棒協,對他永不錄用,等於永久剝奪他的工作權,嚴詞譏諷這就是號稱民主自由「人權」的台灣,對待他的方式。

呂文生還在文中表示,他將棄台灣而去,到紐西蘭當客卿,教青少棒,呂文生還PO上紐西蘭國家隊的聘書,那天他服勞役時,就故意穿著繡著NZ,代表紐西蘭縮寫的球衣球帽,表達他對台灣的不滿。
臉書的網友支持他,要他加油朝夢想前進,不過在批踢踢卻被網友噓爆。

面對呂文生的批判,棒協秘書長林宗成,氣憤不想回應,中華職棒也以秘書長出缺,代理人出國為由,同樣不理,在國內職棒仍舊無法走出假球陰霾,聯盟人事動盪不安之際,曾是人氣指數、清廉度最高的飛總呂文生,一番網路言論,再掀波濤。



假球案》怕球隊解散 王勁力大哭認錯
 自由時報 – 【2009/10/30 09:48】
〔本報訊〕

兄弟象隊投手王勁力昨天終於坦承打假球,媒體報導指出,王勁力在法庭上哽咽著坦承,日前沒說實話,就是因為怕球隊解散,害隊友失業。
王勁力哽咽顫抖地透露,因為球團老闆一直告誡大家,只要有球員打假球,球隊就會解散,他很害怕,不敢說實話,擔心害了自己同事及許多家庭。

王勁力並且放聲大哭,道出打假球始末。王勁力供稱,象隊球員李濠任、買嘉瑞、朱鴻森、黃正偉等人,涉嫌在五月十七日、九月九日兩場球賽,集體收錢配合「雨刷」簽賭集團打假球,且不管有無上場,都分得十萬元到卅萬元不等,九月九日的先發投手李濠任則獲一百萬元。

而莊侑霖(原名莊宏亮)也坦承,兄弟象涉案球員從球季一開始,就與雨刷集團講好打假球搞錢,由他負責的球員有李濠任、王勁力、吳保賢、汪竣泰、買嘉瑞、郭一峰、朱鴻森、黃正偉、黃榮義、劉耿欣十人,為搞好與球員關係,平日會給三、五萬元當見面禮、零用金,多半在他的三重如意街住所「發紅包」,有時由他的兩名「小白手套」吳保賢、王勁力代為處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