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02 獨立機關碰不得嗎:權責相符、評價自負

就如我一貫的立場,行走江湖,你不能面子、裡子都要,總得有讓利的地方。
什麼叫獨立機關?就算名義上你是我的長官,實際上,你絲毫無法動我。也就是說,做了完美的切割,我幹得好絕對不是長官的功勞,幹不好也是得自負罵名。
行政院長對媒體說不認同 NCC 的做為,豈不正是突顯 NCC 的獨立性?就是沒辦法在院會命令你,只好跟媒體抱怨。
你 NCC 倒是好大的官威,無論我做了什麼決策,行政院長只能挺我,不准給我廢話!

當年的中鋼,我最欣賞的官僚:趙耀東先生,對下屬如是說:大家好好幹,做起來了功勞事每個人的,失敗了我一個人扛。這是最標準的領導統御,長官不一定是最強的人,但一定是要最有肩膀的。就算我沒貢獻一丁點的心力,但最終的責任由我來扛!

當然,由於時空環境的關係,這種官僚已經難求了,但至少,我能要求權責相符吧!
你 NCC 要當獨立機關,就得自己扛得住外界的評價;在此時,包括自己的長官,當然都算是是外界,都能有自己的評價。
英國的 BBC 身為公共電視,也是常常批評時事,給當政者難看。這是媒體人該有的風骨,但也得應付隨之而來的後果;你說得好就得到好評,你評論差了就被拿出來檢討。

我依然不評斷這些個學者、教授的專業,放旺旺中時有條件過關,或許是有我無法理解的理由。但我無法接受,這樣的單位,不能接受別人的評論;享盡所有的決策權,隨之而來的責任,卻是逃避。針對行政院長開砲,恐怕只是情緒的出口,既然無法與輿論對抗,拿自己的長官練一下總行吧!

當然,我也認為陳沖的回應是不恰當的,如果媒體轉述無誤,只是絕對輪不到 NCC 自己跳出來叫囂。
身為長官,確實應該力挺部屬,即使只是名義上的,即使自己動不了他。又或者是說,在一定程度上,不背書,就表示不認同,意思就到了。
再者,行政院長不能化身為一般民眾或名嘴,下了班你還是閣揆;你的每一句話,其影響力,都比一般老百姓還大。會說這樣的話,我只能解讀為政治考量,NCC 被罵臭頭了,我要快些做切割,這也只能說是人之常情。

你是獨立機關,就展現你的風骨;獨立行使職權,再獨立面對評價。除非長官有給你任何指是,你還真的照做了;否則,跟本沒資格怪長官不挺你!



閣揆不挺閣員 蘇蘅嗆陳冲︰NCC關門算了
自由時報 – 2012年8月2日 上午4:58
〔自由時報記者陳炳宏、謝文華、邱燕玲/台北報導〕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新舊任委員昨天交接,卸任的前主委蘇蘅發表臨別感言時,對行政院長陳冲前一天「旺中案不該在NCC換屆前夕審結」等言論,直指:「若報載沒錯 ,我對陳院長非常失望,對他的言論不能接受!身為閣揆,不但不能力挺行政院下的獨立機關,還隨媒體起舞,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言詞,批評獨立機關,我非常不能認同!」

不滿陳揆質疑旺中案的審結時機
蘇蘅這段演說結束後,台下的NCC員工及來賓報以如雷掌聲達十五秒,最後被司儀發言打斷。
蘇蘅說:「陳院長對旺中案審結時機,有甚麼疑惑,應該仔細看過NCC的新聞稿,或是審結後再來問我,請我說明,而不是在資訊不充分下,對外界批評獨立機關。」蘇蘅還意有所指說:「尤其在新委員剛上任之際,就批評舊委員,我不知道用意何在?」她擔心以後NCC的獨立性會不會受到干擾。
對於陳冲院長提出「讓外界有想像空間」的說法,蘇蘅則強調:「NCC是個獨立機關,如果凡事都顧慮外界想像空間,老實說NCC就不必做任何事,關門算了。」蘇蘅並舉例說明,如果最後三個月不能審案子,那麼委員任期就不必訂為一個叫做交錯任期制,依照這個邏輯,立法院最後一個會期,就不必排案子。

行政院發言人胡幼偉回應表示,陳揆是想強調NCC是獨立機關,行政院從未對個案給予指導性意見,前天只是應媒體要求被動回應,院長表示他也不清楚NCC最近對旺中案做出行政處分,在時機上的考慮是什麼,並非質疑NCC處理有值得懷疑之處。
胡幼偉說,院長是講究行政倫理、敦厚的人,對蘇蘅的說法不會有任何直接的回應,院長對行政團隊成員一向是支持愛護的。陳揆還在七月卅一日打電話給蘇蘅,對於NCC全體委員的辛苦及蘇蘅的領導表達感謝。

前委員翁曉玲嘆︰毋須過度反應
退出旺中案審查的前NCC委員翁曉玲感嘆,蘇蘅若自認秉持專業依法行政,何必在意批評?也毋須過度反應。蘇蘅的憤怒,難道是以為卸任前通過旺中案,能贏得行政院支持,結果對方卻不領情?
國民黨立委羅淑蕾說,這案子十八個月了,陳冲不可能不知道蘇蘅承受的壓力,她不把爛攤子丟給下屆,願扛責任,就應尊重,陳冲不該對NCC決議作任何批評,否則不就表示:「你行政權果然有干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