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Radio 半月記 1/6


以稱不上太順暢的方式,在很多問題悶燒的情況下,接手了 MyRadio 的營運;以三個月為期,希望能將一些事情上軌道。

在人多了之後,難免大家的想法不一致、方向不盡相同。有些時候,觀念、做法上的歧異,會是成長的動力。但在有些時候,勉強維持表面的和諧,只會造成問題悶燒。你不曉得什麼時候會爆?程度如何?
與其疲於奔命地解決問題,不如將悶鍋掀開,總得有人做這種工作。

我的原則很簡單:

一、自律重於他律

這是一個社團組織,不是營利事業、公益組織,更與社會企業無關;因此我們並沒有明確的營運目標與發展方向,更扯不上任何的評鑑指標。
而所有牽涉到經營管理、協助運作的人,都是兼職的身分,當然就不可能有任何人,每一集都監聽。

事實上,任何組織,本就該是要先確立 " 願景 " 與 " 心態 ",再來談合作的形式與細節。當大家有共識之後,再拿出自律精神,做事才有效率。

二、信賴保護

還是得幫新進人員說句話,加入之初,沒將醜話講在前頭;後來才動不動就踩到地雷,還看到舊成員一直增加規矩與規範。
但是,要我們做太多的妥協,還真是蠻難的。

因此,是該大家把話挑明、一起制訂規範的時候了;所有人都有發言權,都能說出自己的期待。對於他人的要求,若有窒礙難行之處,也該一次說出來,都是能商量的。
然後,就是大家都遵守。

三、面對休戚與共的事實

這是最有爭議的部分,很多人覺得,只要我沒違規,內容隨我說。但我會對於,我認為不妥之處,提出反應與建議。
在一定的溝通之後,若仍有爭端,不排除走到一個合議制的爭端處理。

自掃門前雪,絕對可以是一個選項;沒有意見,也該是被尊重的態度。
但是從外界看來,MyRadio 就是一個品牌,整體的印象,就是會互相影響。

四、初具規模的制度

都已經有了 20 幾個節目,不可能回到過去,聚餐一下、Skype 一下,就能把共識討論出來。
該是有理事、監事的概念進來了。
有幾個人,就是該被賦予管理的權責,請注意,責任該伴隨權力。
有幾個人,就是很重要的意見領袖,必要時做公正的裁決。
有幾個人,可以貢獻一點時間幫忙。

該給一點費用嗎?有人提出了,我個人比較偏不給,希望將這提案擺在後面一點的討論順位。

五、盡量透明的機制

要完全的透明,是不可能的;至少以目前的環境來看,很難。
只是還是得做得漂亮一點,政策、規則的決策過程,應該盡量公開,至少讓人有跡可循。
有些事情,私底下談一下,不需要公諸於世;總不能每個問題,都要拉上檯面,會有被 " 公X " 的感覺。
有些事情,還是得讓大家知道一下;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也是會自己推論。與其隱諱、遮掩,不如在 " 就事論事 " 的原則之下,讓大家知道情況。

不要有小道消息亂竄,更不要製造資訊落差,阻斷了集思廣益的機會。

六、可預測性的決策

有時候,可預測性的壞人,比不可預測的好人,還要來得可愛。
讓人清楚地知道你的底線、價值觀,才方便我盡量去閃避,討論也才容易有共識。

是對是錯、是好是歹,都能討論。但不能 " 朝令有錯、夕改又何妨 ",願景與心態溝通得宜的話,這問題該能小一點。


爭端,畢竟還是產生了。

我寫了幾封信,給電台的主持人;包括我不知如何欣賞的節目,也寫了群發了一封信過去。

除了上面提的點之外,其他重點如下:

一、我不懂得欣賞,不表示不該存在,不同的節目有不同的聽眾。只要大原則沒問題,節目就能持續做下去。

二、過去大家的互信基礎不夠,先把我們的立場說明,也就是醜話說出來。希望藉由溝通,未來能培養出互信機制。這確實就是針對性,因為我信任別的節目,所以不會提這個。說出來,至少創造溝通的可能性。

三、沒有誰,是不能走的,包括我在內。跟平台的方向不同,自己又難以配合,就是離開,當然也包括我在內。

今天,有一個團隊決定離開了,停播了一個節目。

我不會挽留任何節目,因為這裡的主持人都是成年人,該為自己做判斷;就像我不喜歡拿分手當手段的情人,這不是好的溝通方式。


覺得我處理得不好,那很抱歉,這就是我的行事風格。
幸好,我不會干涉太多、太久。


就算覺得我是一個爛咖,我也只能提醒你:莫忘初衷。當初加入的熱情是否消失了?不要被一個爛咖得逞,壞了自己的目標。
我也常回想,當初發起這個平台的初衷,如果初衷還在、平台也還能忍受,那我就留下來。

任何 MyRadio 的成員,如果想關切整個事件,都能來跟我要往來的書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