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的小白板》丸子兄弟的慢速快攻

不要問我為何是黑白的,大師拍的照片,我這凡人就別想參透了。

睽違 88 個月〔大概破紀錄了〕,在眾人〔誰?〕的殷殷期盼之下,G7 的籃球教室總算再度開張了。


第二篇依然是談快攻,打了疏洪道盃這麼多年來,我的戰術理念始終沒有長進。從防守轉換到進攻時,我的優先順序一直是:長傳、快攻、急攻、陣地戰、切傳。
有人先偷跑了就長傳,因為球一定飛得比跑的快;再不然就是帶球往前推進,製造以多打少的快攻;在對手迅速回防時,有時能鑽縫隙,來個以少打多的急攻;都沒機會,就是慢慢部屬陣地的攻防;打悶了,就試著往禁區鑽的切傳。

這張照片正好是個 play 的關鍵點,在此先交代之前發生的事。
在對手投籃之後,得分後衛〔在三分線弧頂位置的那傢伙〕已經往前偷跑,控球後衛〔我本人,也是持球的傢伙〕面向抓到籃板的隊友去要球。
一般來說,這種 play 的得分後衛,應該已經跑到半場了,而控球後衛應該是在三分線附近要球。但是在豔陽下的噴汗籃球賽,也就別再過分要求了。
此時對手都在偷偷休息,調整體力,只有一位防守者察覺到異狀,站在兩個後衛之間,密切注意我們想搞什麼鬼。

接下來容我描述一下這張照片。我們丸子兄弟豈是浪得虛名,整場一再示範二重疏洪道的最速胖子傳說。
所謂的偷跑,就是趁大家不注意時,跑在前面,無論是領先 5 公尺,或是領先 1 步,這點丸子弟已經做到了。
身為丸子大哥的我,一個稱職的控位,在要到球之後,當然也注意到了,快點將球給往前甩。這次傳球的訣竅只有三個:一要飛過防守者與丸子弟的頭上、二不能太強追不到、三是確保讓球的落點與兩人共線!
因此這傳球的準度遠比力道來得重要,我當下反應是雙手、上手傳球;其實這是有風險的,容易被對手從後面把球給截走。最適當的傳球法,應該是要雙手、胸口傳球。
請注意,雖然單手傳球會運用到腰力,因此可以傳得更遠、更強,但常常會犧牲準度。

各位想像一下,接下來將有什麼事要發生了。
由於對防守者而言,丸子弟整個擋在他與球之間,很難超越。
而在丸子弟的立場來看,雖然這是一個快攻,但防守者整個是卡在身後,只要好整以暇的慢慢調整腳步,確保上籃不放槍。
防守者能不能跑一個弧線,繞過丸子弟去搶球,或者打火鍋?當然可以,但他必須確保的是,自己的速度要比丸子弟快上一倍才行,否則只是會被拉開距離。
對防守者而言,最佳策略應該是,緊緊跟在後面,給與壓迫和騷擾。期待丸子弟手軟放槍,此時防守者抓下籃板的機會就會很高,也就是一個成功的防守。
就算防守者成功地繞道而行,丸子弟只需要加快點步伐,又能將他輕鬆甩開,節奏的主控權還是掌握在自己身上。

最終呈現的結果,丸子弟果然輕鬆的放進兩分,由於不需要狂衝,因此體力的消耗,在可接受的範圍之內。其餘四個隊友,則是趁這個機會休息,儲備體力。這就是我一再強調的,長傳、快攻、急攻,其實都會節省團隊的體能,偶爾還能打擊對手的士氣,效益頗高。

一般來說,快攻的基本規格是三線 + 一個拖車跟進。三線就是運球者居中、兩側各有一人包抄過來,而拖車就是慢慢跟上的大個子。照片裡可以看到,站在我身邊的隊友,其實也是採取快攻的準備,有往前跟上的動作。

今天打得非常愉快,應該是搭配的隊友,彼此間球風很接近吧!
不只快攻打得很流暢,在陣地戰時,一個 play 總能有三、四個人碰到球,傳導出不錯的出手機會。
只是,今天的三分球投 6 中 0 ..... orz,回家練過再來唄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