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小姐 ---- 參加「王文華《50個女朋友網友版》」徵文

魔王:你叫破喉嚨吧!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美麗的公主:「沒有人!沒有人!
沒有人:「公主!我來救你了!」



是的,大概沒有人,有辦法突破我的心防吧。
每當又有人說起這個陳年笑話,在城堡小姐的心裡,總是會不自覺地酸了一下。

從旁人的眼光看來,城堡小姐雖然稱不上開朗,偶爾也會小小的俏皮一下。從小就不是令人頭痛的小孩,該唸書就唸書、該表現就表現;只要是師長的要求,總能超乎預期地完成。

由於肢體協調還不錯,國中就被分配到舞蹈班;三年下來,也不曉得主修的是什麼舞、自己喜歡的是什麼舞步、擅長的是什麼招式。

每天還是把該唸的書都唸完,功課從來不草率或遲交,很順利地考上了北一女中。對於眾人的稱許,城堡小姐心中納悶的是,只不過是把事情都做完,有什麼好得意的?

直到年近三十,城堡小姐才赫然發現,自己不是被關在塔尖、等待騎士救援的公主,而是禁錮公主的魔王。

大部份的騎士管城堡小姐叫『冰山美人』,他們在城堡外徘徊、叫陣,不得其門而入後,很快地就打退堂鼓。
約吃飯、看電影的動作沒少過,就算約出來了,又總覺得搔不到癢處。

有個騎士在城堡城堡外面叫囂:「你不把吊橋放下來,我該如何跨過護城河,去與魔王對抗呢?」
他根本搞不清楚對手是誰。

又有個騎士說:「我就一直等在這一端,直到你接受我的那一天。」
雖說城堡小姐聽不到自己內心的聲音,倒是很清楚的知道,死纏爛打這一招,是無效的。

一個喜歡附庸風雅的騎士,射出一支箭,飛過城牆,上面綁了張紙條:「當你頓悟或認命時,就是城門打開時。」
至少他知道面對的不是太容易的挑戰,只是這支箭依然難以撼動魔王。

城堡小姐固然很獨立,卻不表示,不需要一個心靈上的依靠。到底是沒遇到對的人,還是自己的頻率太怪,地球上不存在能給依靠的人,又有誰能評斷?

城堡小姐,或許身在一個富饒的城堡之中;被騎士救出去,不一定會有更好的人生。沒有人是否會出現,魔王是否該被懲治,似乎一點都不重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