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ing Nightmares ~ Chapter 1 2007-07-17

我必須承認,這絕對是我見過最美的胸部,雖然瞄到的時間只有短短的幾秒鐘。

那緊實的肌膚、飽滿的胸線、就連乳頭與乳暈的比例都是那麼地完美;彷彿是可口的布丁,只有五星級飯店的糕點師傅才詮釋得出的傑作。

眼角的餘光瞥的阿賢微揚的嘴角,還真是有趣,明明是不吃檳榔的人,卻有著標準的檳榔嘴。只見他瞇著雙眼,十隻手指頭,放肆地在小涵身上遊移。


當夏天將下巴靠在我肩頭時,只見對面打赤膊的阿海,整個頭埋在小亮雙峰之間。看來姿色最普通的小亮,果然最敢玩,他們倆可以算是今日最佳組合吧!

我也試著將手滑過夏天的背脊,大概有十年了吧,沒觸碰這溫熱細滑的女體。肢體動作會有些生疏,但男人原始的衝動是騙不了人的;壓抑應該是種禮貌吧,萬一挺 了起來,會不會被嘲笑定力不夠?幸好他腰肢的擺動並不專業,有一搭沒一搭的,讓我能忘記,兩個人的下體之間,只隔著薄薄的幾層布。

說到搖擺,跨坐在王哥身上的小雅,可就專業了過頭。如果用電影的特效軟體把他們的褲子都修掉,我會相信他們是在玩真的。小雅也像是在跳鋼管舞,配合著音樂的節奏,全身的每個關節似乎都在律動、都在挑逗王哥。

或許我也該放縱我的慾望,貪婪地撫遍夏天的每一吋肌膚,這不就是今天的交易內容嗎?肩膀、背、腰,我的手依然只在這些無關痛癢的地方來回輕輕撫著;雖然聞到的是俗氣的香味,我還是蠻喜歡將臉頰貼著他的臉頰的。他一定是察覺到了我的猶豫。

「你在幹嘛?」稍微將身子後仰,他不解地問我。
「妳好漂亮。」我盯著他深邃的雙眼,然後貼著他的耳朵說。他又將下巴靠上我肩頭,沒有一般女人聽到讚美時該有的喜悅。這卻是我的肺腑之言,他長得超像F.I.R.的主唱-飛,甚至比她漂亮。貼著臉看他,更覺得他的五官十分細緻,就算卸妝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去吧!

我決定愛上她,就今晚、就這兩個小時,就像與女友做愛一般的溫柔;否則,這段時間將是如坐針氈。

右手輕托後腦杓,左手滑過他那細緻的臉龐,然後雙手捧著他的臉。滿頭的髮膠與髮夾,讓掌心的觸感太粗糙,也無法以手指頭捲著他的髮梢。緩緩下移,脖子與肩膀的肌肉,細細的、軟軟的,有時候我會懷疑,萬一太粗魯,會不會不小心將它扭斷。

稍微捏一下他的膀子,果然就是我最喜歡的型,骨架小小的,不胖卻又有點肉。若是此時,他能反射性地、輕輕地顫抖一下,我一定會有初戀的感覺。沿著琵琶骨繞道背脊,讚嘆上帝創造如此完美的線條,女人果然是藝術品。

當雙手慢慢往回縮,手掌實在地感受到了我最渴望的觸感;正想著以整個手掌覆蓋那漂亮的乳房,用食指與拇指挑逗乳峰時。我的手無法繼續前進,我真的很想滿足深埋已久的慾望,卻是沒有辦法,無法攻佔最重要的碉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