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議題-致飛碟、News98多位主持人文稿 2007-03-25

各位先生、女士:
最近與鄭老師有了點意見相左,基於長期收聽你們的節目,一方面想請各位做個公證,另一方面向各位宣揚我的理念。懇請撥點時間,看看我說的是否有幾分道理;至於附加的企畫書,隨便看一下就好。
首先對鄭老師有一個感謝與一份歉意。感謝的是,鄭老師願意給意見不同者發言的機會,雖然有點兇,又會誤解我的意思;但是在公共發言的領域中,確實是給了我 不少資源。感到歉意的是,鄭老師不喜歡『徒子徒孫』這個詞,認為被亂扣帽子;我也承認我用這四個字,是有嘲諷的意味,該慎重道歉。

最近輿論一面倒的批判政府,認為無論過去或現在,樂生院的院民總是被虧待。兩年前我還常出沒在樂生院,以我與他們的關係,我也希望他們得到最好的待遇。但 是我的良知告訴我,社會該有些公理正義,不是弱勢團體跳出來發聲,我們就該全盤接受。我選擇走一條寂寞的路,希望大家能理性討論。
星期三下午以電話聯絡到了輔大神學院的谷寒松神父,他來自北歐,長期與樂生療養院的院民與院方互動良好。最近幾年,更是參加了每一次的協調會,為院民爭取 最大的權益。對於最近樂生院的糾紛,神父非常痛心,認為少部分的院民不懂心存感激,總覺得目前擁有的一切都是應得的,抗拒改變。
鄭老師認為我已與樂生院脫節了,沒資格評論,該親自跑樂生院去看一下。每天要做生意的我,最快得要星期天才能去,而星期四中午的連線在即,於是請了一個同 學幫我去探探消息。初步得到的訊息是,樂生院的院民已被搬遷與否的議題,撕裂成兩派,平時大家盡量不觸碰這個話題,跟外面的藍綠對立有點像。
對於社運團體是否別有用心,我的確是強烈質疑,但還沒定論。即使他們有強烈的使命感,應該也能接受他人的檢驗吧,以後我會收斂情緒性的用詞。上街頭的院民 是以阿添叔為首,我已有足夠的資訊能夠證明,他沒有代表性,不能代替院民發聲。但我不會在公共場合去質疑他,因為我不希望院民讓社會有不好的觀感,所以我 不願與他在廣播中對話。
其實我真正的訴求只有一點:這社會是否存在對話空間?我只希望各位孚有眾望的主持人,能夠參與輿論的意見領袖,能夠真正針對痲瘋病患的問題來討論,而不是一昧訴諸悲情。
駝客的歷練幫助我,願意走荊棘的路,無謂背負罵名,無懼得罪所有的人。以下是昨天傳真給鄭老師的內容,沒有一字的增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