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的女朋友《02》純真 2006-03-13

「你這個混帳東西,就這樣介入別人的感情嗎?」
夜半三點,接到了通莫名其妙的電話。
「嘿!老兄,妳打錯了吧!」
恍惚中,正想如此回話,居然沒有一點脾氣,可能是被同情的心態給蓋了過去。
「對不起,過兩天再跟你解釋。」
聽到了她的聲音,是撥給我的,沒錯!

哇塞!那個穿牛仔褲的女孩子腿還真是修長,應該比我高吧!
我是蠻樂意與人聊天的啦,只是面談了四個小時,還淨是些言不及義的話,教我不得不分神去打量這公司。
我們就坐在玄關的小沙發,一入門就能見到六張辦公桌整齊的排在中央區域,周邊五六間小房間,有的像是主管辦公室,有的像是工作室或會議室。
雖然整個下午沒見到客戶出入,員工似乎都有自己的事情做,頗忙碌的樣子。
對於飄來飄去的員工,本來也沒啥注意,尤其是打扮樸素、高得很可恨的女孩子。剛好就在我抬頭時,瞥見她彎腰打開小冰箱,可真是個驚人的比例呢!

「那你明天就來上班吧。」
「喔,好啊。」
雖然這小公司怪怪的,薪水也不優渥,只是退伍都超過一年了,也沒遇過啥像樣的工作,就走著瞧吧!

長袖襯衫、領帶、西裝褲、油亮的皮鞋,正是低底薪業務的標準行頭;掛在腰上的i-PAG,則是花了兩萬大洋的秘密武器。
上班第一天,該是先熟悉公司環境、研究公司產品;最重要的,就是要一付超有自信、超會砍業績的表情。

那怪怪的主管,就管他叫鬍鬚張好了。說話眼神會遊移不定,還常常莫名其妙的自豪了起來;打扮邋遢到不行,給人第一眼的印象,不是遊民就是藝術家。
「上禮拜颱風這裡淹水,一樓倉庫的貨泡湯了一大半,你就先幫忙整理倉庫好了!」
機車咧,不讓我早日出去賺業績獎金,竟要我窩倉庫,為了表現配合度,解開領帶、脫掉襯衫,撩下去囉。

管倉庫的阿龍,是早我一個禮拜報到的工讀生,下午得提早一個小時下班,好趕去技術學院上課。
我們花了十來天,才將下層泡水的貨品清掉,並將剩餘的貨重新清點了一次,並依照我們自創的方式歸類、倉儲。

「妳知不知道妳的身高很討人厭。」
「唉唷!還好啦!我爸快190耶,來自他的遺傳吧!我173,不算太離譜啦!」
「只是妳的腰長到了我胸口,實在是太過份了。」
「嗯,這點我也蠻自豪的。」
在這段時間,除了阿龍之外,有所接觸的人就只有鬍鬚張夫婦,還有那管進出貨的長腿美眉。
剛從淡江英文畢業的阿May,不知是還殘留著些許學生氣質,或者是山東大妞的個性,說話直來直往的,其實不難相處。

「告訴你,老闆出國前有交代,要我們盯著二樓的小黑跟小黃,別讓他們亂搞。」
鬍鬚張與和他一樣邋遢的老婆,突然冒到我身旁,低聲的對我說。
「我第一眼見到你,就覺得你是個人才,好好幹,那票小人囂張不了多久的,我們一起努力幫老闆把公司振興起來。」
被人這麼器重,我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後來才知道,原來鬍鬚張與他老婆,根本就是兩個自以為是的渾人;老闆也很頭疼,幾次想將他們轟出去,都被年邁的母親阻止了。
「你就只有這個姊姊,你不照顧她,難道要他們夫妻去死嗎?」
不但將他們收留在公司,還讓他們住在三樓。

一開始還蠻納悶的,怎麼二樓辦公區域的人不太搭理我們,卻又很明顯的感受到,這絕不是敵意。
原來鬍鬚張只要面談就一定錄用,卻從來就沒人待超過一個月,起初還有人會好意提醒新人,別管鬍鬚張;但只是徒增這渾人鬧事的藉口,嚷著有小人挑撥,結果還是沒能搶救到新人。
由於看多了人來人往,只在心裡為我們惋惜,也不好多說些什麼。他們該起個賭盤,看我跟阿龍能撐多久才是。

「阿芝很羨慕我,能常下來一樓透氣。小黑、小黃根本也沒啥本事,就是喜歡故意找我們麻煩。」
沒多少人的公司,竟也能分這麼多派,阿May常以點貨為由,來找我們聊天。
「妳現在有沒有男朋友?」
「沒有啊!剛分手不久。」
「那阿龍!你快些追阿May好了!」
我又將臉轉了回來,認真的對她說。
「他197,難得能讓你小鳥依人喔!反正年齡不是問題嘛。」
「為啥你不自己追我,反正身高也不是距離呀。」
這…這是純粹的玩笑,還是暗示呢?
「但是我在意。」
這是句純粹的違心之論,以說笑的口氣,掩飾內心的波瀾。我就喜歡大剌剌的女孩子,對於外貌條件,其實是沒啥特別介意的。
「我交過的幾個男朋友,還沒有一個比你高的喔。」
我開始思考著,阿May話中是否還藏著話,或許這也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人是不是我會喜歡上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