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狂狷 2004-03-17

高中很流行紀念書包,一年至少兩個:畢業與校慶。尤其是畢業紀念書包,背著行走江湖遇到行家,就知道你的「坎 層」,屬於那個世代的。有些書包上的用詞還真是不賴,例如:「有筆有劍有肝膽,亦俠亦狂亦溫文」、「一蕭一劍平生意,負盡狂名十八年」。不曉得是抄布袋戲 的,還是布袋戲學咱們書包,抑或是仿效同一段古文,知道的人請告訴我。

「狂狷」這詞,多年後出現在某校書包上,這讓我有點吃味,高中生最早引用此文的,應是我們學長呀!前陣子這詞又出現在政治新聞中,被黨團以有暴力行為為由開除的立委,大聲喊冤,覺得自己是個性狂狷所致。且看載於論語的原文:

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基本上我是蠻欣賞那位立委的,但他的確不夠格引用狂狷一詞;遇到不公不義時擇善固執,確可稱之為「狂」;情緒失控丟煙灰缸,可就未達「狷」的境界。

我確實喜歡這詞,所以期許當個真小人,尤其是在講求粉飾太平的社會氛圍中,扮演反派角色雖不討喜,至少心安理得。不難想像,我們這種人的通病就是不會踩煞 車;尺度輕重的拿捏是門學問,沒有一點智慧與經驗是做不來的。我只能盡量修行,誤傷在所難免,在達到「狷」的境界之前,階段性目標就是當個真小人。

做個廣義的運用,三月七日與大學同學唱歌,約了未曾謀面,算是網友的『噗噗』,她的行為就蠻狂狷的。
網路世界裡面,恐龍橫行,豺狼虎豹也不在少數。對於僅通過幾次書信的網友,能判斷出我沒歹意,也有這膽識單刀赴約,堪稱狂。唱歌時很快地與我的朋友打成一片,應對進退十分得宜。結帳時堅持一起分擔,不願讓我表現風度,不佔人便宜,是謂狷。

上天眷顧,截至目前為止,僅於網路世界結識兩個女孩子,不但沒遇到恐龍,而且都很善良。只是搞不好對他們來說,我是青蛙?!嗯﹏至少我沒有對自己做不實的形容,對不!氣質美少女—主人、熱戀般神采的噗噗。

有個題外話,為什麼初次見面,男孩子一定要請客,才叫有風度呢?這是入社會後我的三大不解之一。(其他兩個是:唱歌要喝酒、聚餐要很貴)好像男生一定會心 懷不軌,偷雞總要蝕把米,這是必要的投資。萬一斷頭了,摸摸鼻子自認倒楣,誰叫你╳╳癢。如果心態是健康的,朋友是中性的,沒有特殊的理由,為啥要誰請 誰?即使心裡這麼想,當天我還是很社會化的,提出我招待的意願。

如果女孩子拒絕了,我會覺得遇到了值得尊敬的人;倘若接受了,我倒是不會有鄙視之意。反正就是約定俗成吧,不過是種正常的社交活動。

再次強力推薦這個站長『噗噗』,台號『紅蜻蜓』,六十中段年次的氣質帥哥,敬請把握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狂狷,就是肯加速會煞車、能起飛懂降落、富活力有肩膀,這是我的目標,分享給大家共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