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我也許是個笑話 2004-03-12

我的心中有個理想國,我知道有這症狀的不只我一人,但真的付諸行動去架構的人,還真是不多見,至少我看到的不多。

每個小孩子都有先天的特質,再經由後天的刺激與互動,人的性格於是定型。印象中小時候的我,擁有兩大特質:固執與公關。是有些矛盾,一方面我不太聽大人的話,極有主見;另一方面,我很會察言觀色,討好大人,社區公關非常好。

以智力來說,我算開竅還蠻早的,以心智來說,我發展算是慢的,而且有刻意變慢的傾向。


國中時就常挑戰權威,交情好的同學勸我成熟點,與大家一樣不好嗎?當然朋友很欣賞我的赤子之心,卻也不免為我擔心,「長大後你就不會做這種傻事了」常聽到 類似的話。「如果長大就是變得虛偽,那我寧願不要長大」、「未來還長的很,很多事不能確定,但我能保證,我會常保赤子之心」我總是這樣回答。

現在勉勉強強也算是個大人了吧。,自認為赤子之心還沒消失啦,試著做一個無謂的量化,以普遍的狀況或認知為基準:年齡30歲、經驗25歲、觀念36歲、膝蓋45歲、小腹50歲、心….15歲。

所以很多時候我的言行常與眾人期待的不符,大部分是故意的,大部分也還蠻自得其樂的。當然,在略嫌保守的社會中,難免遇到衝突,選擇了這樣的個性,也就有了面對挫折的準備,調適上的問題不大。有人拿我的言行當笑話看待,我一點都不驚訝,因為有些時候,我自己也是這麼認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