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的私房電子報— 7》Live魅力 2004-03-01

相隔一年,左膝又進廠保養,也是在轉換工作當口。這次是關節鏡手術,核磁共振檢驗出是先天性軟骨增生,激烈運動後會疼痛。當兵時還以為是肌腱炎,多痛了三年說。

我會好好愛惜我的身體的啦,別再讓關心我的人擔心!
................................................................................................................................................
2002.5.23

喜歡自己敲些字出來寄給朋友,我想,總比轉寄些奇怪的信有誠意吧!也不是說不喜歡收轉寄信,有些文章還真的不錯,還些圖或短片還真是夠下流,我都很喜歡;至少,讓我感受到被記得,還有個人願意在某個角落用滑鼠點兩下我的名字。這年頭越來越多人喜歡當一個旁觀者,個人是不反對,每個人都有不表達意見的權力。雖是有些期待收到互動的回信,我的心得反正是開放給朋友做個參考,回不回應甚至看不看得上眼,似乎也沒那麼重要。



民國六十年代,台灣的少棒、青少棒、青棒三級揚威海外,雖然有政治因素,的確是鼓舞國人。電視台總是透過衛星,即使是半夜也將賽況直播回台;當時電視的普及率並不高,G7家在彰化開電器行,不用去注意直播時間,時間到自然會有人來敲門。七十年代G7根本不懂棒球規則,連場上幾個人守備都不知道,卻是跟上了這個熱潮,半夜看世界盃棒球賽,是小孩子熬夜唯一被允許的理由。八十年代,NBA 開始在台灣直播,尤其是總冠軍賽,戲碼從Jorden對決Drexler再槓上Barkley,到Olajuwon擊倒Ewing 。只要有直播,能蹺課就蹺課,合作社擠的滿滿的,還得依支持球隊靠邊站,真奇怪教官沒去捉。很難翹的課只好用隨身聽偷偷聽電視轉播,還不時將戰況報告給左右同學,當球賽結束,忘情地歡呼出來時,只見老師會心一笑。退伍前更是利用開營站的特權,跑到熱食部看直播兼虧美眉,同梯的,歹勢啦!

上星期六與三群六個朋友一起去看伍佰演唱會,站了四個小時,對我的膝蓋來說是殘忍了點,但的確值得讓膝蓋晚兩個禮拜復原。伍佰演唱會真是最好的催情劑,只要你們都熱愛伍佰的音樂,願意融入情境中去狂歡。看到一對一對的情侶在High的時候相擁,真是....只恨我的詭計沒得逞。近來又是NBA 季後賽打得如火如荼的時候,住院時錯過了第一輪前半段,現在有調養身體做藉口,怎能錯過任一場直播。G7的球技是不怎麼樣,卻可以說得滿嘴好球;雖然下午或晚上會有重播,我堅持盡量看Live,即使看完演唱會累到快癱掉,還是撐到三點半看完直播,六點才心滿意足地昏倒在床上。

Live對我而言是魅力的,你永遠不能確定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China Blue的團員有可能突然全部把衣服扒光,湖人的歐大胖有可能突然暴斃,兄弟隊有可能在九局下半兩人出局落後二十分時連得二十一分逆轉。所有呈現在你眼前的都是第一手新聞,連打馬賽克都可能來不及;透過電視畫面,可能有上億的人與你有相同或恰好相反的情緒,感覺甚是奇妙。如果人能夠在現場,那就更完美了,在人群中可以瘋狂吶喊,反正你也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忘掉憂愁、去他的理性,讓心靈有個小小的放縱。


☆Shower Time—洗澡時的腦部活動,絕對與人類文明的進步有關

女人喜歡一個男人時,會覺得他越來越帥;男人喜歡一個女人時,漸漸的會忽略她的外貌。


☆我的左半邊

小時候G7是個左撇子,現在慣用右手,算是「矯正成功」的案例。我的左半邊這幾年卻是開始抗議了,先是大三把鼻子撞到偏左,醫師及時將它扳回去;去年四月左右,一樣是在籃球場上,它又找上了朋友的後腦杓,再度左傾,這次延誤就醫,現在我鼻子的立場是中間偏左。

過年前突然顳關節劇痛,對進食造成相當大的影響,長牙齒以來就這個年吃最少,不用說,又是左邊。照過x光片後,確定是關節鬆脫,應該已經好幾年了,難怪我嚼口香糖時總是聽到喀喀的聲音。會痛是因為發炎,咬合時關節無法歸位,近來要做咬合板來幫助關節回去。研判應該是打籃球時撞到下巴,傷到顳關節,是個很複雜的關節,受損後無法復原,也沒有人工關節。

趁著轉換工作的空檔,趕緊將身上零件保養保養,左邊顳關節的消炎藥還沒吃完,左膝突然腫了起來。一開始以為是運動傷害,對於體重過重打球暴力的G7來說,這是最合理的推測。沒想到是細菌感染,被捉到醫院打了兩個星期的抗生素,盤尼西林很傷血管,到現在左手還有一條靜脈硬梆梆的。細菌感染造成膝蓋內部嚴重受損,到現在仍無法跑跳,至少還得個把月才能復原。其實最╳的是,這種病根本找不出感染途徑,感染的又是每個人皮膚表面都一大堆的金黃色葡萄球菌,那要怎麼預防?

好不容易左膝功能漸漸恢復了,前天晚上發生了件很白爛的事。房間出現一隻大蚊子,哎,誰教我窗外是茭白筍田。當牠停在牆上時,站在床上打不到,踮腳尖還是打不到,拿一本商業週刊還是差一點。稍微蹬一下去打牠吧,結果沒中,突然膝蓋一軟(對,受傷的那邊),重心不穩之下,腳踩到了一個心愛的鬧鐘。坐在床延,看著那個年紀大約有三十歲的發條鬧鐘,玻璃都碎了,好心疼。然後,腳底湧出一堆血,是的,這次是左腳底。爸爸幫我包紮止血,媽媽把那我有記憶以來就陪伴我的鬧鐘跟著碎玻璃扔掉,細菌感染剛治癒的人是禁不起一點小傷口的,又進醫院仔細包紮去。


☆上班去了

決定去永嘉旅行社上班了,還不算太小的旅行社,有與統一超商與中國信託相關旅遊商品。按照慣例,我願意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不計酬勞,只求入對行。


☆這句話我聽過

近來比較常跟著媽媽看綜藝節目,聽到蔡閨以哀怨的口氣說:只要老公對家庭盡責,在外面養小老婆都沒關係。聽得我雞皮疙瘩都跑了出來,因為曾有個女朋友對我說過類似的話,當然她叫我嘴巴要擦乾淨。當初聽到這話我就確定了,我倆已走到盡頭,因為她根本不信任我。對她而言,她覺得可以為愛受委屈,就算與人分享,至少還算擁有,好像個可憐的小女人。對我而言,這是個嚴重的污辱,為什麼我做了那麼多的努力,還是會懷疑我心裡有過別人。人與人互相信任是很重要的,尤其是情人之間;既然不能二十四小時相處,那只好信任;既然不能信任,那只好分手。當時真的好傷心,現在想起來還是感受得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