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的私房電子報— 1》Keywoman 2004-03-01

千禧年初,她的婚禮後幾個月,突然有有感而發,寫下了生平的第一封公開信。為忠於原味,一字不改,三年後的今天看來,自是有不同的領悟。
很多人知道我寫的是誰,朋友聚會中也常再見到面,當然是無法以平常心面對。因為是最初,所以最難忘,卻也最遺憾當初的幼稚。
即使如此,打從分手那天起,就沒考慮過再復合。是對她的不信任,更是對自己的不信任,不相信我能短期內成長,足夠讓我解決問題。

虧待這女人的,對下一個女人補回來。


................................................................................................................................................
各位朋友 G7就是浚昇啦
常常想到要聯絡朋友
除了好久不見外 卻不知該用啥標題
乾脆將些思緒整理一下寄給你 覺得煩的請告訴我

keywoman

已經很久沒想起她了,這幾年來就算想起來也不再有悸動了。只是不懂,應該說是忘記了吧,也可能是故意忘記-當初為什麼非得走到這一步。
第一次被她感動,就是那清亮的嗓音,聚光燈中如此的迷人;一夥人在社辦彈彈唱唱時,竟發現音域不廣的我可以和她唱相同的調。交往後我們一直期待著能合唱, 直到分手後才發現,這段時間一首歌也沒合唱過。一對喜歡唱歌的情侶沒有合唱過,似乎也有那麼一點諷刺的意味。
每一鍋唱歌的場合總會注意女孩子的key,或許會再遇到可以輕鬆合唱的woma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